父亲的拥抱

 

张劲

 

自从十八年前离家上大学,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就越来越少,每年也就屈指可数的十几天。母亲温柔、细腻,关心着我的生活细节,经常与我通电话。而父亲是一位思想传统的机关干部,威严、不苟言笑,与我的通话很少,也很简短。春节前我带着妻女回到故乡,本计划正月初六返京,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我们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却也让我有了时隔多年后又一次与父母长时间朝夕相处的机会。

父亲极重亲情,却很少表达。他平日工作繁忙,家务全由母亲操劳。母亲常打趣父亲“任怨不任劳”,我对此颇有微词,父亲却从不向我解释。疫情期间,父亲让我大吃一惊,打扫院子、各处消杀、厨房辅助,每件事都做得非常细致。母亲后来告诉我,父亲平日工作非常辛苦,是她要求父亲在家多休息,每次母亲身体不适或外出,父亲都会悉心照顾、车接车送、做好家务。

很快,我决定返京工作,由于本地航班取消,只能从省会机场出发。那时省会疫情严重,母亲和妻女对我非常不舍,劝我请假等到本地航班恢复再返京。父亲却支持我返京,“他是党员干部,这是体现使命感、责任感的时候,我开车送你去机场!”出发那天,父亲起得很早,帮我检查各种防护措施。去机场途中的几个小时,我们交谈很少。快到机场时,我说:“爸,你别下车了,我直接进去。”父亲没说话,却在停车后飞快地下了车,从后备箱拿出行李递给我,看着我,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拥抱。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我赶紧擦干了泪,怕他看见。

进航站楼前,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看见了父亲也正在车内擦眼睛。回京后,我独自一人居家隔离,父亲每天都会与我长时间通话,陪我闲聊。我知道这是父亲用他自己的方式陪伴着一人独居的我。

后来,随着生活和工作已基本恢复正常,父亲与我的通话又恢复了之前的简短。但我心中与父亲的距离感早已消散。每每想起那深情的拥抱和他擦拭泪水的样子,我的内心便充满了温暖。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