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有着母亲的“痛”


那次母亲来我这里小住,有天忽然说头痛得厉害。我问母亲怎么个痛法,她说多少年了,就是偏头痛,有时还移走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医生也看不出啥原因。她安慰我说,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听母亲说有这病,同时我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病源,因为我也有同样的“痛”。有时猝不及防莫名地头痛,然后就会到处游移,有时游至腿上,有时移至腋下,有时跃至后背。虽不是什么大病,但神经一跳一跳的,令心房发颤,说不出的难受,也使人无法专心做事。一般两三天就好了,但十多年前有一次持续过几个月,因此去好几个医院看过,多是开些芬必得和维生素,也未见有效。后来就索性不吃药,由它去了。但确实一直想弄明白病因,能治好自然是一件更好的事。

那天听了母亲的话,心有戚戚。母亲头痛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过,自己能抗则抗。做父母的都是这样,心思都在儿女身上,自己的病痛是丝毫不在意的。

 二十多年前,母亲做胆结石手术动了大刀,出院后才告诉我,连一次奉汤端药的机会都不给我。唠家常时,母亲还冒出一句话:“一晃都七十多岁了,糊里糊涂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我想,糊里糊涂是对自己,对儿女哪有一丝糊涂马虎!这不正是歌中唱的那样:“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儿女从小到大该操持的事一件也不会少,自己的头疼脑热一点也顾不上,这就是母亲啊!

那天听了母亲的话,心又释然。我的头痛既然是母亲赐予,医生又无药可治,那就不必以为病,而只当是我们母子共有的一种生活状态好了。

以后每当头痛,想起母亲对疾病的淡然,就会更加放松心情,病痛也会舒缓。以后每当头痛,想起这是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特殊“胎记”,就会心生感激,感谢母亲给了我这只有一次的生命,感谢母亲在我身体里注入了永远的纪念。从母亲腹中来到人间,我们就是一个新的独立个体,似乎与母体从此隔绝。而有了这母子同一的“痛”,无论多么老迈,每当“痛”感不期而来,我都会想起母亲、感恩母亲!

忽然想起,女儿每当过敏,都会嗔言这是我的遗传。我想,她有一天也会明白,这是我给她的念想呢!漫漫岁月里,做了母亲的她,有了儿孙的她,总有那么一些时刻,会对这份特别的“礼物”怀有潮湿的心情吧!

    初次闻听母亲的“痛”,更知母爱的伟大。身上有着母亲的“痛”,永爱生命的印记。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