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犹在寄来包裹

■ 张明 

    去年夏天,母亲突然给我寄来了包裹。父母已很多年没寄包裹了,我好奇地打开纸箱,母亲寄来的是她亲手种的刚刚摘下的丝瓜和南瓜。电话那头,母亲大声说:“结了好多,吃不了,寄给你们尝尝鲜!”并不住地说:“现在寄东西真方便、真快!以后种了菜还寄给你!”
    记忆里,父母给我寄包裹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上大学时,收家里的包裹是一道“风景”。那时候寄东西非常麻烦,要在邮局检查之后一针一线地把包裹缝上,邮运的时间也很长。我收到最多的是母亲织的毛衣,偶有奶粉和麦乳精一类的营养品。每次收到父母的关切,我顿起思乡之情,同时也深感普通劳动者家庭培养一个大学生的艰辛和不易。
    从学校毕业工作后,收包裹就成了历史。家乡本来就不远,列车又一直在提速,父母来南京、我回家看父母都非常方便,需要带的东西就随身带上了。这几年,快递业愈加发达,工作忙无暇回家时,我就通过快递给父母寄些食物和水果。没想到,父母很快也意识到快递的便捷,在寄来丝瓜之后,又给我寄过一次水蜜桃。不过,看得出父亲对快递业务不熟悉,不清楚无需自己包扎,他还用绳子密密地扎起了盒子,自以为一定很结实,结果桃子到南京损坏的已有一半。面对老父亲一片惦念之心,我不忍打击他这个老工匠的手艺,告诉他桃子完好无损,但今后可以不用自己打包,交给快递就行。他很开心,说那以后就更方便了,不怕东西在路上碰坏啦!
    每周通电话时,我总告诉母亲今后不要寄东西来,我什么也不缺,在外三十多年了,早已能独立生活,缺啥自己会张罗。母亲答应得很爽快,但其实哪会听我的呢!这不,前几天接到快递通知,又是父母寄来的一个大纸箱。打开一看,两张倒放的小塑料凳稳稳地支撑着其他物品,内有生花生米一袋、豆腐皮两袋、青菜一袋、青椒四小袋。母亲在电话里说:“你年纪慢慢大了,择菜不要弯着腰,坐在小椅子上择。”她还说,我爱吃花生米和豆腐皮,她去超市时顺便买了;青菜和青椒是自己种的,新鲜得很。父亲接过电话解释青椒之所以放几个小袋,是为了把纸箱角落撑满,这样里面东西就不会晃动了。唉,他的工匠精神都体现到快递里了!
    那晚我的餐桌上没有荤菜,只有两个蔬菜,一个是青椒丝拌豆腐皮,一个是炒青菜。吃着母亲亲手种的菜,耳边忽然响起老歌《北国之春》的旋律:“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南京岂无花生、豆腐皮,母亲只当我是小儿郎啊!南京岂少青菜和青椒,父母只是怜我在异乡啊!既觉我年纪慢慢大了,又仍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
    两种眼光、一种怜爱!五十之年,犹有母亲寄包裹,白发儿郎多幸福!儿已半百,妈妈犹在寄包裹,寸草难报三春晖……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