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活过成旅行的样子

■ 张明 

    自从高晓松那句“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在网上走红之后,“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也成为派生的流行语,“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更成为一种率性的时髦。然而在我看来,限于各种条件,许多人不可能说走就走,对“诗和远方”的理解可以不必那样机械,只要我们善于发现、善于行动,我们完全可以把眼前的生活过成旅行的样子。
    所谓“苟且”,无非是说生活日复一日的单调枯燥、无休无止的琐屑繁杂、接踵而至的压力烦恼。这时候,也许正如梁实秋先生所说,旅行是一种逃避,在家里限于那一块青天不能充分享用的清风明月,在旅行中变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了。其实,苟且是生活的真相生活的常态,既然常年的旅行不太现实,我们与其逃避,不如把平常的日子变成旅行的模样。
    最初明白这一点,是来自一位同事的“炫耀”。那一阵,我正为每天坐蜗行似的公交车上下班而烦恼。这位同事聊天时说:我每天都是沿着明城墙的线路上下班,虽然多走一点路,但是心情好,还拍了不少照,南京这么好的历史文化资源不利用太可惜啦!一番话使我豁然开朗。从此上下班路上,我都会顺路去领略南京那些独特的历史文化风光,使人仿佛行走在六朝的烟雨里,徜徉在明清的诗词里,停驻在民国的旖旎里,不觉就会有些旅行的错觉,全然忘了是在上下班的路上,也会产生一些遐思。
    除了那些刻意计划奔向远方的旅行,我们更多还可以如王力先生所说的那样悠闲自得地信步而行,来一番乘兴而往、兴尽则返的溜达,去街上看看人、看看物,以免让精神终日紧张得像一面鼓。梁遇春先生则说得更加直接,他以为了解自然非走路不可,但有意的旅行不如通常的走路那样能与自然更见亲密。他天天坐地上电车,感觉像开始蜜月旅行一样。车上和路上的人们具有万般色相,他从人们的脸上看出人世一切的苦乐感觉同人心的种种情调。他感叹,车中、船上和人行道可以说是人生博览会的三张入场券,可惜许多人把它们当作废纸,空走了一生的路。梁先生觉得,“行”可以使我们清澈地了解人生同自然,是带有诗意的,最浪漫不过的;雨雪霏霏、杨柳依依这些境界只有行人才有福享受。哦!这不就是说,当我们在走路观察着自然和人生的时候,一样可以产生诗意,一样可以达到远方吗?
    大自然的随物赋形、泼墨皴染,使得处处长卷短轴、风光各异,也使我们稍稍移步就可以领略诗和远方之美。我几乎天天要经过的地方有许多名人旧居和民国馆舍,绿树掩映下的洋房和小院,遗留着历史的神秘,让人浮想联翩。这一年,我住到了长江边,沿江建成了一条南达奥体、北到长江大桥近旁的绿道。往北,每隔一段路的墙壁上都挂着宣传图片,介绍着下关的历史。最南边的奥体新城,则完全呈现出另一番现代化的崭新气象。这一路走去,遥想着,缅怀着,欣慰着,渐次展开的时代画卷正诠释着伟人豪迈的词句:换了人间。未来固然是远方,而那些值得铭记的过去,不也是历史和心灵的远方么?
    毕淑敏说,旅行不仅仅指身体在地理空间的变换,更是指心灵征程的跋涉。走过了这么长的路,看遍了这么多的风景,我真切地明白了这句话,也更加理解了梁遇春先生那些诗意的心绪。向往诗和远方,不一定要吟诗作文写春秋,不一定要背起行囊走天涯。当我们能从平常遇见的自然和人群的风景中感受愉悦和欣喜,有所发现和升华,生活就过成了旅行的样子,这日常的所见就能成为超尘的诗篇,驻足的此处就能成为诗意的远方。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