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儿妈”范局

■ 江沁心 

    刚听说范燕慧局长要调任我们这里时,熟悉她的人都说,你们宜兴局新来的女局长是学者型,有独到见解,还是个作家呢!我当时想,作家是和文字打交道的,而统计是在数字海洋里沉浮,专业性强,仅靠“妙笔生花”可是玩不转的。
    局里原本就人手少,工作量一直都有增无减,且中坚力量不足,应付日常的统计工作都颇为吃力,可新来的这位女局长却是个“事儿妈”——她要求各个专业提供出来的报表必须按照统一的格式,留有提供单位、汇总时间;每次月度出数据汇报时,必须说清楚数据的走势、波动的原因以及后续可能出现的问题;所有数据汇总报表、统计专报等材料不能仅有一人留存,必须保证至少双人备份存档;每篇分析材料不能只是数据罗列,要把形势和情况讲清楚,用词和总结都必须精准、客观……本来就捉襟见肘的人手,再加上她这要求、那要求,一时间大家都压力倍增,纷纷嘀咕“外行指挥内行真要命”。我当然也是“被”增加了工作量,不过想着新官上任三把火,总得有点新变化,也是可接受的。
    范局来了两个多月后,召集分管领导和我以及科室另外一名同志开会。会上,她说想和经信委一起合作,做个关于工业企业提质增效的评价体系,简单来说就是建立一个综合评价体系来对工业企业进行考评,进而利用考评结果对企业在用地、用电、用水、排污、信贷等资源要素配置上制定差别化措施。这样一方面是利用生产要素倒逼机制,激发企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引导企业转型升级;另一方面是解决政府在评价与促进工业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所需的依据、载体和抓手问题。
    我当时一听到她的提议就觉得很新鲜,这是个能为政府决策服务的好主意,便立刻表态:“经信委那里需要什么数据或者企业相关资料,我们都会全力配合!”没想到,范局却说,“不是我们配合,是我们来牵头做。”轻轻一句话,让我先是有点懵,紧接着就“炸毛”了:“这不就是给我揽活儿吗?”我赶紧整理了思绪,试图把这活儿推出去,总结了三大理由来说服她:一是关于工业经济运行方面应该是由经信委主抓的,统计提供数据进行配合就足够了,由我们统计部门牵头是本末倒置;二是统计部门向来不是强势部门,建立综合评价体系需要很多其他部门的数据或资料,难度实在太大;三是我们科室目前人手本就不充裕,再增加有高难度的工作,实在是承受不了。
    范局似乎早料到了我的反应,笑着说:“咱们统计部门不只是数据的采集和提供部门,还有数据分析和综合应用的职能,而且统计不能只是局限于自己采集的数据,还有很大一部分应该是部门统计,所以由咱们牵头利用起各个部门的数据资料构建评价体系,是合情合理的。至于难度和工作量,部门协调出现问题尽可以找我,工作进度由我们自由安排,不设置时限和目标,主要关注整个探索的过程。”她的应对有理有据,我一下子也无法辩驳,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为了构建这个全方位的综合体系,我和同事走访了很多部门,也对企业进行了调研咨询,还去了其他县区考察学习,将最初在办公室里的理论化体系逐步落实到一个个具体的指标上,再不断细化和深入,微调指标取数、明确计算方法。
    在整个过程中,每当遇到困难和阻碍时,范局总是鼓励我们。她说毕竟是个全新的探索,有问题、有困难都正常,不要因为某个点就停住脚步,可以换个角度看看是否还有其他路径……于是我们又继续“折腾”,在反复思考、讨论甚至是激烈的争辩中碰撞出替代方案,在马不停蹄地走访调研中有了新思路,在漫无边际的发散思维中柳暗花明……
    那一段时间,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似乎每一天都有进步,进入到一个新的天地——不再是按部就班完成任务,而是激发自己所有的潜能和兴趣去思考探索,所跨出的每一步都是新的。
    利用近一年的时间,我们最终将这份带着“体温”的课题报告,递交给了市委市政府。在我看来,完成这个课题的过程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经历了这件事,我突然开始理解“事儿妈”局长的那些举动——她并不是在“没事找事”,也不是在为自己找存在感,而是在帮助我们找准工作节奏、创新工作方法、提高工作标准。刚接触她时,我们觉得她总是爱自找麻烦,久而久之,就感觉到这些“麻烦”逐渐化作了我们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风,既提高了效率又优化了产出,最终受益的依然是我们自己。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