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普遥感面积测量工作如今已告一段落,首次参与此项工作,期间令人印象深刻,至今历历在目的场景、片段有很多,其中所蕴含的辛苦劳累,体会过的人不言自明。基层统计调查人员的工作内容一向很尴尬,听似高门大院中轻松度日,实则常年与黄土烈日为伴,接触的人更是贫农苦工、贩夫走卒、形形色色。但以往的工作任务再繁重,终究也不过在“辛苦”的范畴内,绝不似此次遥感面积测量,高山险滩、毒蛇虫豸,八年多的工作历练,安全的问题首次实实在在地摆在面前。

本次我队承担调查点20个,散布于不同镇、村,有街边繁华之地,也有深山中荒凉之所,调查过程中历经艰辛难以一一陈述。但若说起其中最令人记忆犹新的,便是两次深入陈河镇中心村的经历与见闻。

525日,我队前往中心村进行秋冬播遥感面积测量,由于路途遥远,到达山脚下时已超过中午14点。时间紧迫,工作进度不允许我们为这个调查点安排更加充裕的时间,同时也因为之前未在该村进行过调查工作,对地形不熟悉,对工作难度预估不足的缘故,大家决定开始登山。PDA上显示的地形照片一片模糊,只能隐约辨别出两条蜿蜒的山路直通山顶,所需调查的样方散落于几个山头,无论选择哪条道路都难免迂回。而实际情况比照片上反映出的更加糟糕,阴雨天气使未经硬化处理的路面泥泞不堪,加之其本身便狭窄曲折,要攀上超过1500米的海拔高度实际所需行进的路程在三倍以上,身上的雨衣和携带的设备也为登山之途加重了负担,行程进展缓慢。下午1630分左右,我们终于接近第一块调查样方,但距离其他样方还有很远的路程,此时随行的几名女同志已经出现明显的体力不支的现象。经短暂商议,为确保安全,决定由队长带领几名体力不足的同志在此进行测量,我和高攀两名比较年轻的男性继续行进。

爬至半山腰时所有手机均已失去信号,进入“通讯基本靠吼”的原始状态。但随着两队人马的距离逐渐拉远,互相之间的联系也完全切断。一个多小时后,我和高攀完成了第二块样方的采集工作,开始向第三块样方前进。这时天色已经明显转暗,我们不得而知另一队同志是否已经下山,只能为了不耽误整体工作进度而坚持完成测量工作。山路中的辗转最消耗体力,随身携带的饮用水早已喝完,好在第三块与第四块样方距离较近,完成时天并没有完全黑。在前往第五块样方的途中我们碰巧遇到了那片耕地的主人,被告知由于雨水冲刷,前往的道路已无法行走。无奈之下,我们只得通过问询的形式判断此块样方的种植情况,并向地主人询问了下山的道路。

开始下山的时间大概是晚上19点左右,因为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虽然满身都是跌倒时沾染的泥泞,但两个人心里都很轻松,但我们没有预料到此时真正的危险才刚刚来临。也许是地主人已久未下山的原因,我们按照其指引行走至接近一半时才发现这条道路由于长期的雨水侵蚀和滑坡的损害已然荒废,道路越来越窄,由一开始两人可以并肩而行到后来仅容一人侧身而过,并且路面长满厚厚的杂草与苔藓,湿滑不堪。根据其表面痕迹来判断,怕是只有羊群出来吃草时才会从此经过。但此时想要原路返回也已经不可能,只能硬着头皮沿着几不可辨的小径继续前行,祈祷这样糟糕的路况不会持续太长。

天已经完全黑了,照明设备也仅有手机和PDA的屏幕,因为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其电量也耗损得差不多,估计无法维持长时间的使用。情况愈发地险峻,两个人都是饥寒交迫,心里也有着严重的担忧,但表面上也只能互相打着气,通过闲聊来缓解内心沉重的压力。经过半个多小时几乎是滑行伴着攀爬的行进方式,原本向下蔓延的羊肠小径却忽然变成了横向延伸,在有限的可见范围内看不出通向哪里。

我们在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做了短暂的歇息,同时通过PDA里的地图进行了仔细地辨认,断定如果道路通顺的话,一直横向移动可以通往另一条下山的大路。此时手机和PDA的电量都已消耗殆尽,我们决定关闭手机和一台PDA,一方面最大限度地保障照明时间,另一方面是预备在万不得已的时候通过卫星讯号来进行求助。

行进再次开始,小径通往的是山涧丛林之中,路面依然湿滑狭窄,左边是由山崖下生长起来的参天古木,右边是峭壁上伸出的密布荆棘,脚下只要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跌入深渊。我们走得小心翼翼,速度也自然缓慢,一台PDA的电量很快消耗完了,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四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开启了另外一台PDA,我们不敢再做片刻的休息停顿,跌跌撞撞地前进着,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此刻已经接近22点,体力严重损耗之下我们连说话的力气也欠奉,沉默着在寂静无声的丛林里艰难前行。

在体力和心理的双重压力折磨之下又走了快一个小时,就当绝望的气息越来越重的时候,丛林峭壁终于到了尽头。钻出荆棘树木,虽然仍是羊肠小道,但路边一片种植整齐的蔬菜让委顿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再前行一段距离,果然道路开始开朗,路边一所房屋还亮着灯光。虽说时间已晚,但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前去敲门。好在淳朴的百姓并未对我们这不速之客升起多少戒心,听闻我们的遭遇之后,不但热心地邀请我们进屋去炉火旁取暖,更是周到地准备了食物、饮水。

至此,担忧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稍事休息进食补充体力之后,按照屋主人的指引,我们很快找到了通往山下的大路,虽然依然泥泞,但走在上面心里满满的都是轻松和踏实。到达山脚下大概是23点多,同事们早在此焦急地等候。坐上车,一路交谈着这一趟的经历,终于在凌晨返回到县城,草草地吃了点东西便各自回去休息,准备应对第二天的挑战。

第一次前往中心村的调查便到此结束,说是调查,倒更像是经历了一次探险。第二日起床后的浑身酸痛自不必说,心理上饱受的惊吓和重压至今令人想起时仍心有余悸,因此当夏播作物面积遥感测量的任务再次摆在眼前,而且还面对着更加恶劣的天气条件时,还未出发心底便已有了抗拒。

但工作是不得不做的。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除了做好更加充足的前期准备以外,我们也决定向陈河镇政府寻求一些帮助。因为之前并未有过多少来往,在求助时所抱期望也不大,但结果出人意表,陈河镇非常爽快地同意提供配合和协助。

登山经验丰富的村民、便于在山路行走的汽车以及镇政府领导和干部的陪同。第二次前往中心村的过程与上次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上山、调查、下山,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只有辛劳,没有风险,虽然依旧耗费了超过四个小时,但时间并没有丝毫的浪费,与政府干部和当地百姓的交流让我们对这个村子、这片土地的历史、风俗和现状有了深刻的了解。时间虽比上次短暂,但收获丰富了太多,以至于再次谈起第一次的调查经历时让我不禁有一些赧然。

过往谈及上次调查的凶险,其实内心里多多少少带着点骄傲的情绪。但经过第二次前往中心村,忽然明白到再怎么曲折的过程也不能代替最终的结果。我们常说一句话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统计数据并非是为了反映我们的辛苦而存在的,翻山越岭终究不过是个人的经历,详实的数据才是我们应该向社会、向百姓提交的成绩。以往的工作过程中,面对因数据中存在的疏漏而导致的指责,总会有种辛苦工作被人视而不见的委屈感。然而通过两次深入中心村的经历,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了效率比之辛苦的重要性。若不讲方法,只一味地闭门造车、埋头苦干,看起来是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但往往效果并不如预期。这种时候预期用“我已经做得很卖力了”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倒不如认真地反省一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巨大的投入得不到相应的回报?

做事情、干工作并不是用心就足够了,要讲方法、讲效率、互帮互助、团结协作,应该有冲劲,但不应该一意孤行,要懂得借助有利资源,懂得借鉴他人经验,懂得怎样将“苦劳”转化为“功劳”,正如这两次深入中心村的调查一样,事倍功半不值得吹嘘,能让工作事半功倍,才是我们统计人应该去追求、去学习、去充实的能力。

 

 

周至调查队  肖扬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