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石油、煤炭价格影响上半年陕西PPI价格回落

 

 

上半年,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5.2%,较上年同期回落7.9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3.3个百分点;购进价格同比下降2.7%,较上年同期回落3.9个百分点,低于全国平均0.1个百分点。受石油、煤炭价格影响,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和购进价格均出现较大幅度回落。

一、工业生产者价格总体运行情况

(一)月度同比,出厂与购进价格低位运行同频波动

上半年,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呈逐月下降趋势,1月上涨1.1%2月由升转降,3-5月降幅逐月扩大,6月降幅收窄,出厂价格月度同比最低点为5月,下降10.4%,最高点为1月,上涨1.1%,高低点相差11.5个百分点;购进价格同比走势与出厂价格同频波动,幅度稍缓,月度环比最低点为5月,下降6.1%;最高点为1月,上涨0.7%,高低点相差6.8个百分点。


(二)月度环比,出厂与购进价格均呈“V”字波动

上半年,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与购进价格环比走势均呈“V”字波动,1月微涨,2月同时由升转降,4月同为上半年最低点,5月环比降幅收窄,6月双双回正。出厂价格月度环比最低点为4月,下降4.2%,最高点为6月,上涨1.6%;购进价格月度环比最低点为4月,下降2.8%;最高点为6月,上涨1.9%


(三)购进价格指数高于出厂

2月开始,工业购销价格剪刀差逐月扩大,从2月的1.0个百分点扩大到5月的4.3个百分点,6月有所好转,缩减至3.8个百分点。购销价格“高进低出”的状态一定程度加重企业生产成本压力。

(四)出厂价格涨幅居全国低位

上半年,陕西PPI在全国31个省(区、市)从高到低排名居第27位,比指数最高的内蒙古(99.7)低4.9个百分点,比指数最低的新疆(91.7)高3.1个百分点。在西北五省中居第3位;陕西IPI在全国排名居第17位,比指数最高的河南(99.9)低2.6个百分点,比指数最低的宁夏(93.6)高3.7个百分点。在西北五省中居第1位。


二、工业生产者价格运行特点

(一)生产资料出厂同比价格与生活资料走势相反

上半年,生产资料出厂价格下降6.9%,影响总指数下降约5.7个百分点。其中,采掘下降15.0%,原材料下降8.4%,加工下降1.0%;生活资料价格上涨2.7%,影响总指数上涨约0.5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上涨3.6%,衣着上涨1.3%,一般日用品上涨0.5%,耐用消费品上涨1.1%

(二)各工业门类出厂价格均呈下降态势

上半年,采矿业价格下降14.5%,较上年同期回落19.4个百分点;制造业价格下降2.3%,较上年同期回落4.5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价格下降3.6%,较上年同期回落4.7个百分点。

(三)40个出厂大类行业涨跌数量相同

上半年,40个大类行业中有19个行业价格上涨,上涨面占47.5%,较去年同期上涨面收窄27.5个百分点;19个行业下降,下降面占47.5%,较去年同期下降面扩大27.5个百分点;2个行业持平,占5.0%

(四)九大类原材料购进价格降多涨少

上半年,九大类原材料购进价格呈现“六降三涨”态势。其中,燃料、动力类价格下降7.1%,影响总指数下降约3.0个百分点,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下降3.9%,化工原料类价格下降1.8%,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下降0.5%,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下降0.4%;木材及纸浆类价格下降0.3%;农副产品类价格上涨3.7%,影响总指数上涨约0.5个百分点,纺织原料类价格上涨1.6%,其他工业原材料及半成品类价格上涨0.1%

三、重点关注行业价格变动对PPI影响程度

(一)重点工业行业拉动总指数下行

石油化工相关行业价格下降14.0%,影响总指数下降约3.4个百分点;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下降12.3%,影响总指数下降约1.4个百分点;金属相关行业价格下降2.6%,影响总指数下降约0.4个百分点,三大行业共影响PPI下降约5.2个百分点。

(二)农副食品加工与食品制造业影响程度加大

上半年,农副食品加工与食品制造业价格上涨5.2%,涨幅较去年同期扩大2.9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上涨约0.4个百分点。

四、重点大类行业出厂价格变动及原因

(一)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降幅明显

上半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同比价格下降12.3%,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17.1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下降约1.4个百分点。月度同比最低点为5月,下降18.9%,为近51个月以来最低点。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上半年煤炭市场供给及需求基本处于弱势,随着市场逐渐恢复,叠加煤炭产地供应偏紧状态,近期煤炭价格低位回升。


(二)石油及相关产业价格大幅回落

上半年,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同比价格下降21.8%,较上年同期大幅回落28.4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下降约2.0个百分点。月度价格大幅波动,1月受翘尾因素影响,同比上涨22.1%,为上半年最高点,5月下降50.7%,为近53个月以来最低点,高低相差72.8个百分点。受国际油价巨幅震荡影响,我省原油价格波动很大。

上半年,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下降14.1%,较上年同期降幅扩大13.8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下降约1.2个百分点。其中,汽油、煤油、柴油、燃料油上半年出厂价格同比分别下降16.3%30.4%8.3%19.9%


(三)金属类冶炼和压延加工价格持续低位

上半年,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下降2.4%,较上年同期回落6.9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下降约0.1个百分点;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下降4.9%,较上年同期回落7.5个百分点,影响总指数下降约0.4个百分点。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价格大幅下挫,二季度伴随企业有序复工复产,政府财政、货币政策支持,价格有所回升。


五、上半年影响陕西工业生产者价格变动的主要因素及下半年走势预判  

(一)原油价格大幅下行

上半年,国际油价巨幅震荡,由沙特和俄罗斯等国的价格战引发短期内原油价格累计下跌过半,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为负值。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且防控情况不容乐观,世界经济增长面临严峻挑战,也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下行。陕西石油价格亦受到较大冲击,受各方因素影响原油供需矛盾仍然突出,后期价格回升空间有限。

(二)煤炭价格波动明显

上半年,煤炭价格波动明显,一季度受疫情影响,煤炭销售运输较为低迷,加之煤矿生产恢复快于市场耗煤需求,煤价降幅明显。二季度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下游需求复苏,加之煤炭产地管控力度加大,进口煤数量下降,煤价回升上涨,尤以榆林地区受安全事故及安全检查影响,价格上涨较为明显。

(三)市场需求缩减

上半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同比下降6.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仅增长1.0%,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5.8%。受各方因素影响,市场需求有所减弱,但伴随复工复产复商复市的不断推进,陕西经济运行保持企稳回升态势。

(四)下半年走势预判

从上半年情况来看,陕西社会发展大局稳定,经济企稳回升,但影响重点行业价格走势不确定因素仍然较多。一是陕西为能源大省,石油、煤炭占比大,上半年受疫情冲击及全球原油价格暴跌影响,陕西原油及煤炭价格呈下降趋势,对总指数影响较大。二是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主要受到新涨价因素影响。据测算,在6月份出厂价格8.2%的同比降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为-1.7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为-6.5个百分点。三是从陕西的重点工业行业来看,石油相关行业中,6月份原油价格回升较快,但整体水平低于去年同期。虽然煤炭行业稳中回升,但受各地持续降雨影响,电厂需求不及预期,煤价提振或待冬储煤采购。金属相关行业中,有色金属方面黄金价格的不断上扬,铅锌因需求受限价格或长期处于较低价位,将共同影响有色金属价格震荡;黑色金属方面,受建筑行业积极因素增多影响,价格或有所提振。综上,预计下半年工业生产者出厂同比价格仍处于低位运行态势。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