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居民收入小幅下降 实现增收目标压力加大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陕西省委省政府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加大“六稳”工作力度,在各项政策措施的有力推动下,全省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为城乡居民收入保持稳定提供了支撑。总体看,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受疫情冲击影响明显,收支结构和特点发生变化,收入持续增长中断,消费支出水平明显下降,实现全年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目标压力增大。

一、疫情冲击下农民收入特点

(一)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受疫情冲击影响,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517元,同比下降1.1%,比去年同期回落10.5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5.6%。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均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是唯一一次负增长。

(二)收入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73季度以来,陕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一直保持在全国平均水平以上。今年一季度,全国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641元,比上年同期增长0.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4.7%。陕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低于全国2.0个百分点,实际增速低于全国0.9个百分点。

(三)城乡相对差距有所扩大。疫情对农民收入影响更大,一季度,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377元,同比增长0.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低于城镇1.7个百分点, 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为2.67,较上年同期扩大0.05,也是2013年以来的唯一一次扩大。

(四)社会保障收入基本稳定。一年来,陕西先后出台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退休金、失业保险等标准的系列措施,有效拉动收入增长。疫情发生后,政府优先保障民生支出,按时足额发放居民养老金和离退休金,保障居民基本生活;加大生活困难群众救助力度、启动物价上涨挂钩联动机制等,切实减轻了疫情对低收入等困难群体基本生活的影响。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养老金和离退休金、政策性生活补贴分别增长9.6%15.4%

二、四项收入“三降一增”

(一)工资性收入下降4.6%。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501元,比上年减少72元,同比下降4.6%;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最高,达到42.7%,较上年下降1.5个百分点。作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工资性收入下降是造成可支配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拉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个百分点(表1)。

1    2020年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情况表

指标名称

本年()

上年()

增幅()

占比()

拉动()

可支配收入

3517

3556

-1.1

-

-

工资性收入

1501

1573

-4.6

42.7

-2.0

经营净收入

951

886

7.3

27.0

1.8

财产净收入

69

86

-19.8

2.0

-0.5

转移净收入

996

1011

-1.5

28.3

-0.4

 

工资性收入下降由疫情冲击造成。近年来,工资性收入已经成为农村居民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占比超过四成。截至2019年,陕西常住人口3876.21万人,其中农村常住人口1572.58万人;陕西农民工总量766.7万人,其中本地农民工235.1万人,外出农民工531.6万人。2月起,批零住餐、交通运输和居民服务业等二三产业暂停营业,农业合作社、乡镇企业、产业园等岗位需求减少,对吸纳农村劳动力就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造成农民务工就业时间减少,工资性收入下降,拉低农村居民收入。

(二)经营净收入增长7.3%。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951元,比上年增加65元,同比增长7.3%,是四项收入中唯一正增长的一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达27.0%;拉动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8个百分点。

分不同产业看,一产经营净收入增长22.2%,三产经营净收入下降18.9%。一产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农产品生产价格的上涨,一季度陕西农产品生产者价格大幅上涨27.2%。其中,蔬菜、薯类、生猪、牛、活鸡价格同比增幅均超过两位数。三产收入下降主要是农村地区在疫情期间采取封村、封路等防疫措施,减少人员聚集进出,除必须的生活保障产业外,批发零售业、居民服务业、住宿餐饮业、交通运输业、乡村旅游等行业基本处于停业状态,经营收入大幅减少,给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长带来不利影响。

(三)财产净收入下降19.8%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财产净收入69元,比上年减少17元,同比下降19.8%;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0%;拉低可支配收入0.5个百分点。

从财产净收入构成看,红利收入、转让承包土地经营权租金净收入和出租房屋财产性收入是当前陕西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的主要来源。财产净收入下降的原因:一是疫情期间农村转让承包土地经营权等活动不能正常开展,部分农户转让承包土地经营权租金收入受到影响。二是疫情期间各行业遭受不同程度的冲击,生产与经营活动的阶段性停滞,复工复产推迟造成外来人员减少,居民出租房屋收入和红利发放受到影响。

(四)转移净收入下降1.5%。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转移净收入996元,比上年减少15元,同比下降1.5%;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8.3%,拉低可支配收入0.4个百分点。

转移净收入降低的主要原因:一是疫情期间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外出时间推迟,家庭寄带回收入降低。陕西作为劳务输出占比较高的省份,2019年外出农民工人数达到531.6万人。陕南地区由于毗邻湖北,今年受疫情、交通管制等因素影响,劳动力转移就业减少。二是转移性支出增加影响转移净收入增长。2020年,陕西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由220元提高到250元,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个人缴费档次最低档由100元提高到200元,社保支出缴费金额和缴费时间的变化使一季度转移性支出增加。

三、消费支出明显下降

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2875元,比上年减少173元,同比下降5.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0.0%,生活消费支出下降幅度大于收入降幅。

(一)实际增速高于全国和城镇。一季度,全国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5.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0.7%;陕西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下降16.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9.8%。陕西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速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高于城镇9.8个百分点。

(二)八大类消费“二升六降”。从消费增速看,八大类消费“二升六降”(表2):人均食品烟酒消费增长6.1%,人均居住支出增长6.7%。此外,人均衣着、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以及其他用品服务支出均不同程度下降。其中,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下降幅度最大,达到53.5%,其次是人均其他用品服务支出下降29.6%,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下降17.0%

2   2020年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消费情况表

指标名称

本年

(元)

上年

(元)

比上年(元)

增幅

()

占比

()

消费支出

2875

3048

-173

-5.7

-

食品烟酒

970

914

56

6.1

33.7

衣着

187

209

-22

-10.5

6.5

居住

671

629

42

6.7

23.3

生活用品及服务

161

194

-33

-17.0

5.6

交通通信

332

356

-24

-6.7

11.6

教育文化娱乐

145

312

-167

-53.5

5.0

医疗保健

359

363

-4

-1.1

12.5

其他用品和服务

50

71

-21

-29.6

1.8

 

(三)基本生活消费得到保障。食品、居住消费支出稳定增长。食品和居住消费作为居民生活的刚需,消费水平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疫情期间虽然居民被限制或者减少外出,但食品、水、电等作为家庭生活必需品,其消费水平受影响较小。同时,陕西出台落实多项政策措施,对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供应有所保障。此外,一季度肉类、蔬菜、水果等食品类消费价格上涨,也是促使食品消费金额上涨的因素之一。教育文化娱乐消费不足上年一半。疫情发生后,居民出行受到限制,商场娱乐场所等暂停营业,衣着、家电、首饰手表等各项非生活必需消费大幅降低。尤其是教育文化娱乐消费,由于各类学校均延迟开学,教育培训机构经营萎缩,电影院、景区、KTV等文化娱乐场所暂停营业,外出旅游需求急剧下降,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降幅超过五成。

(四)服务性消费大幅降低。一季度,陕西农村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不含自有住房折算租金)624元,较上年减少214元,下降25.5%;而商品性消费支出则同比增长0.8%。服务性消费主要依赖于面对面提供服务,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领域。一方面,疫情发生后,居民减少走亲会友和外出餐饮消费,农村居民饮食服务支出同比下降26.0%。另一方面,假期辅导班、外出旅游等活动基本停滞,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支出同比下降61.1%,造成居民服务性消费大幅度降低。

四、需要关注的问题

随着疫情得到有效防控,陕西陆续出台多项复工复产政策,务工人员积极返工就业。在全省疫情得到较好防控、复工复产不断恢复的情况下,预计上半年陕西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能够得到恢复性增长。

(一)疫情或将持续影响农民收支。目前,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有效防控,复工复产逐步复苏,但企业生产水平仍未完全恢复,少数服务业企业仍未开工。同时,疫情对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影响均存在滞后效应,对于上半年的影响将会持续。此外,从国外疫情的发展情况看,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将会造成猛烈冲击。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属性越来越强,国外疫情也将对国内经济发展带来明显影响,对国内进出口产业链产生冲击,企业经营困难加大、订单减少,进而影响国内就业形势,上半年收入增长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二)消费潜力仍待释放。国内疫情虽然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是出于安全考虑,人们对外出消费仍持谨慎态度。今年“五一”期间,陕西共接待游客1130.62万人次,旅游收入33.51亿元。受疫情影响,游客数量较往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较大,各景区采取预约出游、限量接待等疫情防控举措。在做好疫情防控措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分行业采取发放消费券、派发政策“红包”、支持企业开展惠民活动等方式激发居民消费潜力,提升居民消费信心。此外,还可以进一步扶持疫情催生的“健康消费”,加快推进实体企业与网络营销平台深度融合,引导企业从“线下”转至“线上”,加快释放前期被抑制或延迟的消费需求。

(三)低收入人群就业需重点关注。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两项重大战略任务的完成增加了困难。2019年,陕西贫困地区工资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达到43.7%,占贫困劳动力家庭收入的比重更高,贫困家庭对劳务经济依赖程度高。陕南三市(汉中、安康、商洛)作为陕西脱贫攻坚的重点地区,贫困面广,同时也是陕西劳务输出大市,势必受到较大影响。此外,三市地理位置靠近湖北,受疫情影响相对严重。应重点关注并做好全省尤其是陕南三市低收入人群的就业保障和转移支付等工作,提高相应救助标准,加强摸底排查,优先做好低收入群体的就业工作,防止因疫情冲击出现返贫、致贫。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