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农村居民消费升级的动力与难点

 

在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国内经济面临多重挑战和困难的大背景下,经济增长正更多依靠消费拉动和内需支撑。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消费升级将成为推动消费需求扩大、消费内在动力增强、消费能力和潜力释放的重要手段。20197月,中央提出要“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陕西省随后印发了《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实施意见》,提出13项实施消费升级计划,满足居民消费新需求。同时,还将改善消费环境,促进居民放心消费;夯实消费基础,提升居民消费能力。为了解陕西省农村居民当前消费升级状况,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利用居民收支调查数据对农村居民的消费情况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显示,近年来陕西农村居民各项消费水平都有了较大的提升,消费层次不断提高;但收入偏低、收入差距较大、消费市场不完善等因素仍制约农村居民消费的进一步升级。

一、陕西省农村居民消费现状

(一)消费支出优化增长

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达到10071元,同比增长8.2%。其中,支出占比居前四位的分别是食品25.6%、居住24.1%、教育文化娱乐12.4%和医疗保健12.3%,吃住占据了农村居民消费的“半壁江山”;增速居前四位的分别是教育文化娱乐15.7%、居住13.4%、生活用品及服务10.0%和交通通信9.7%;消费增长贡献率居前四位的分别是居住37.4%、教育文化娱乐22.2%、食品20.9%和交通通信14.1%

1.消费水平稳步提高,城乡差别逐年缩小

近年来,随着收入的逐年增加,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实现持续较快增长。与2013年相比,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累计增长55.2%,年均增长9.2%,高于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平均增速3.2个百分点。从城乡居民消费差距来看,2018年陕西城乡居民消费比为2.18,较2013年降低0.35个百分点,城乡消费差距呈现逐步缩小的良好态势。

2018年,陕西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2%,高于全国1.2个百分点。按经营地来看,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幅提高较快。2018年,陕西乡村实现零售额1072.24亿元,同比增长11.5%,增速较去年同期提高1.4个百分点;城镇实现零售额7866.04亿元,同比增长10.0%;乡村零售额增速超过城镇,城乡结构更加优化,城乡市场更趋协调。

2.消费意识逐渐转变,消费层次不断提高

“民以食为天”,随着家庭收入越来越宽裕,居民食品消费更加营养健康。2018年,陕西省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消费2577元,同比增长6.6%,恩格尔系数为25.6%,比2017年下降0.4个百分点,比2013年下降1.7个百分点。食品占消费比重逐年下降,但农村居民对于饮食结构、食品多样性提出了更高要求,2018年陕西人均饮食服务支出266元,同比增长12.9%;全省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9.9%,其中餐饮收入同比增长12.7%,快于商品零售2.8个百分点,反映出居民的消费结构不断变化。

从商品零售分类看,2018年新兴商品的消费均保持了两位数的快速增长:限额以上单位化妆品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5.3%;通讯器材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4.9%;照相机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65.8%;饮料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6.4%;干鲜果品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5.4%;水产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16.2%。居民的消费需求由满足日常需要向追求品质转变,与品质消费、时尚消费相关的升级类商品备受消费者青睐。

3.服务消费推动升级,消费结构不断优化

伴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居民消费观念进一步从“占有商品”到“享受服务”转变,服务性消费快速发展。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4148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约为41.2%。其中,人均饮食服务支出增长12.9%,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支出增长11.7%,交通通信服务支出增长10.7%。服务性消费已经逐步成为居民消费的“主力军”。2013-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前四位分别为交通通信、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和医疗保健。农村居民对出行需求增加、出行方式多样化便利化,推动了交通通信类消费;耐用消费品拥有量不断提升,带动生活用品及服务消费增长;居民健康意识进一步提高,医疗保健类消费增长迅速。陕西农村居民从单纯的吃穿为主的消费结构逐步扩展到追求享受型、服务型消费,生活品质进一步提升。

(二)生活条件持续改善

近年来,陕西着重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不断完善乡村道路、给水排水、网络通讯等设施建设。汽车拥有量不断提高,硬化道路基本全覆盖,接入互联网的手机拥有量快速提高,给农村居民消费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1.住房条件全面提高。居住面积增加,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为41.5平方米,比2013年增加1.9平方米。住房质量提高,从住房的主要建筑材料看,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居住在钢筋混凝土或砖混结构住房的户比重为76.7%,比2013年提高13.4个百分点。空间样式改善,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居住在单元房的户比重为2.2%,比2013年提高1.7个百分点,更多农村居民住上了楼房。

2.耐用品拥有量快速增长。随着收入持续增加,耐用消费品革新速度加快和居民购买力不断提升,城乡居民主要耐用消费品拥有量不断增多,农村居民升级换代趋势更为明显。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每百户拥有家用汽车数量达到17.4辆,是2013年的2.5倍;彩色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已经趋于饱和,百户拥有量分别达到104.7台、89.7台和81.7台,增长速度不高;接入互联网的移动电话、排油烟机、空调增速最快,年均增速分别为31.9%22.1%19.7%,百户拥有量分别达到258.9部、11.7台和41.0台。随着智能手机更新换代加速,手机支付不断推广完善,已经有超过六成的农村居民移动电话接入互联网,带动居民网购支出快速增长。

3.基础设施逐步完善。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通户路面为水泥或柏油路面的达到77.6%,沙石或石板等硬质路面的达到13.1%,硬化路面较2013年提高了13.6个百分点。管道供水入户、主要饮用水状况良好的户比重分别达到84.9%87.5%,较2013年分别提高11.814.7个百分点。无取暖设备的住户比重为25.8%,比2013年降低了18.8个百分点。

二、消费升级的掣肘因素

农村居民消费升级不仅包括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升级,也包括消费环境优化和消费主体观念的升级。因此可以将当前陕西农村消费升级的难点归结于以下几方面:一是农村居民消费能力及消费意愿受到抑制,相当一部分潜在消费需求难以转化为现实消费;二是农村市场消费品及服务的调整跟不上消费需求变化的步伐,难以满足消费者消费需求的转变。

(一)收入偏低是最大制约

收入是消费的前提和基础,是影响居民消费水平和结构最直接的因素,也是造成农村居民需求不足的主要原因。在其他因素相对稳定的前提下,居民收入的变化将成为居民消费变化的决定性因素。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213元,是城镇居民的33.7%,是全国农村居民平均水平的76.7%,在全国30个省份中居第26位(北京市不公布农村居民收支数据)。虽然2013年以来农村居民收入每年以高于城镇居民的速度增长,但是收入绝对值的差距依然在逐年扩大,城乡收入差距由2013年的15254元扩大至22106元。面对收入的巨大差距,即使农村居民将全部收入用于消费,在消费市场上的购买力相对城镇居民也十分有限。此外,2018年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占收入的比重高达89.8%,在不提高农村居民收入的情况下促进消费水平的提高和结构升级只是“空中楼阁”。

(二)平均消费倾向逐年下降

2018年,陕西农村居民平均消费倾向为0.898,较2013年降低0.017。反映出陕西农村居民用于储蓄、投资的余钱在增多,而消费意愿呈下降态势。20172018年,陕西住户人均储蓄余额分别较上年增长8.7%10.3%,农村居民收入分别增长9.2%9.2%,农村居民消费支出分别增长8.6%8.2%。从增长速度看,居民消费增长率低于储蓄和收入增长速度。

预防性储蓄理论认为,厌恶风险的消费者为了防范未来收入风险导致消费下降会额外增加储蓄。消费者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性越大,预防性储蓄就会增加,进而导致储蓄率上升,消费率下降。在陕西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随着陕西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提高,农村外出打工人员不断增加,农村人口老龄化现象不断加速,老年人口由于未来预期收入减少,因此消费意愿低储蓄意愿强,使农村居民的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也受到影响。二是可支配收入增长放缓。2004-2015年,陕西农村居民收入增速一直保持在两位数以上,2016年以来,收入增速放缓到10%以内。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居民对未来收入的不确定性预期有所上升,制约了当前的消费意愿。三是社会保障制度仍然不够完善,养老、医疗及教育是造成农村居民“高储蓄、低消费”的重要因素,对未来支出的不确定性使居民不得不提高储蓄率以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在收入一定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抑制消费来提高储蓄率。 

(三)消费结构升级缓慢

2013-2018年,农村居民消费支出结构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除居住和交通通信支出增速超过消费支出平均增速,占比有所提升外,其他六项消费支出的占比基本持平或降低。生存型消费(食品、衣着、居住)、发展型消费(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仍然是农村居民消费增长的主要动力。

(四)收入差距扩大不利于消费升级

根据收入分配影响消费需求的理论分析,由于高收入者的平均消费倾向低,低收入者的平均消费倾向高,因此如果居民收入分配的差距过大,收入集中于消费倾向较低的高收入者手中,不利于形成新的消费热点,而占绝大多数的中低收入消费群体受购买力脆弱的制约,达不到相应的消费能力,导致消费断层的产生,从而影响居民整体消费结构的优化与升级。收入差距又分为地区差异、城乡差异和内部差异。从地区差异看,陕西农村居民收入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从城乡差异看,陕西城乡居民收入比逐年缩小,但绝对差仍在扩大;从内部差异看,2017年陕西农村高收入户收入是低收入户的10.3倍,远高于2013年的6.2倍。

(五)消费环境欠佳影响消费升级

当前,市场的消费环境,尤其是农村市场消费环境总体欠佳。农村流通市场多以个体私营小店为主,体系不健全,商品流通不畅,处于城市化进程中的乡村,人们对物质的需求越来越丰富,但鉴别能力有限,许多假货和山寨货趁虚而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农村集贸市场调查体验“回头看”报告》显示,2019年农村集贸市场“三无”产品有增无减,“三无”产品涉嫌违规发生率为53.33%,相比201840.00%的发生概率出现明显增长。面对不良的消费环境,农村居民在购买商品时十分谨慎,反复权衡消费收益和可能发生的消费风险,从而压抑了人们的消费热情,对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带来不利影响。此外,由于产业发展不够均衡,公共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导致部分农村消费的供给能力不足,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服务消费的发展。

三、推动农村居民消费升级的建议

(一)进一步增强居民消费能力

提高农民收入。一是找准适宜陕西的农村特色产业,创造本地就业岗位,增加农村居民收入;二是积极用好苏陕扶贫协作机制,拓宽陕西农产品流通和销售渠道,确保农村居民收入稳定增长;三是通过开展培训、就业管理等方式,拓宽农民就业渠道;四是利用农业保险、信息咨询等保障农产品收入,减少农村居民消费后顾之忧。

完善社会保障。进一步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快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影响农村贫困户脱贫的重要因素,也是导致农村居民不敢消费的主要原因之一,要着重提高基层卫生院的医疗设施和医疗水平,完善报销比例和报销种类,真正帮农民解决大病、慢性病费用承受能力问题,缓解居民因教育及医疗原因进行“预防性储蓄”的心理焦虑。

降低收入差距。一是要扩大中低收入群体增收渠道,提高中低收入群体创业扶持力度,将增收政策向中低收入群体倾斜;二是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居民收入在经济发展成果中的占比;三是加大收入分配调节力度,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将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意愿有效转化为消费能力和购买力。

(二)进一步加强消费市场监管

要加强对消费品生产、流通、销售、服务等各个环节质量监测。建立来源可追溯、去向可查证、责任可追究的流通追溯体系,打造涵盖生产、流通、消费全过程的全产业链追溯模式,加快建设追溯管理公共服务平台。强化对食品、药品等重要商品的安全、质量和卫生监管,做好跟踪监测,让居民放心消费、安全消费。要有针对性强化监管机制,健全食品安全、产品质量监督网络,不断压缩农村制假、售假的空间。此外,要积极打造广泛参与的互动监管机制,鼓励人们主动举报坑农害农行为,依法进行追溯,帮助农村居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三)进一步引导消费观念升级

培养健康的消费习惯。通过媒体宣传等手段,倡导居民享受健康、先进、优质的消费产品及服务,提升旅游、健康、养老、教育、文化等消费,促进消费观念升级换代,不断培养有益、有趣、健康的消费方式。近年来,陕西农村居民人情往来支出不断提高,消费习俗应当受到尊重,但是不能提倡铺张浪费、互相攀比的不良消费习俗。要培养农村居民健康的消费观念,加强舆论宣传的引导,减少农村居民因人情往来支出等挤压的消费潜力。

(四)进一步完善消费供给侧改革

加强农村地区现代物流、信息网络、消费服务等基础设施短板建设,建立适合农村实际的商业、物流和维修服务体系,打造服务高效便捷的城乡商贸流通体系和消费网络,让农村居民享受和城镇同样优质高效的消费市场。增加商贸及服务业布点,丰富产品品类,加大消费节日的商业宣传力度,刺激和释放农村居民消费潜力。此外,要充分发挥信息消费在“三农”发展中的重要驱动力量,改善农村网络设施建设,进一步提高农村地区接入互联网的移动手机比例。

课题组成员:于秋白、陈燮函、武德朋、张浩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