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陕西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扣追赶超越定位,进一步惠民富民,经济运行平稳,城镇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城镇居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进一步提升。同期,陕西住房价格也呈较快上涨态势,以西安为例,2017年和2018年,西安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分别增长12.5%14.6%,住房价格的快速上涨势必对居民消费产生影响。为进一步了解陕西城镇居民家庭住房压力与消费之间的关系,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利用2016-2018年居民收支调查样本数据对不同类型的城镇住户[1]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显示,住房价格上涨对居民消费有明显的挤出效应,但对居民消费结构影响不大,无房户的消费支出对住房价格上涨最为敏感。

一、陕西城镇居民消费特点

(一)生活条件进一步改善

随着城镇居民收入的持续增长和一系列消费升级政策的出台落实,近年来陕西城镇居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1966元,同比增长7.7%;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8.2平方米,近九成城镇住户拥有住房,63.7%的住户居住在二居室和三居室单元房中;每百户家用汽车、洗衣机、电冰箱(柜)、彩色电视机、空调、移动电话拥有量分别为36.6辆、98.3台、97.0台、104.0台、115.1台、236.6部。

(二)消费结构不断优化

随着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城镇居民消费结构也不断优化升级。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陕西城镇居民吃、穿、住等生存型消费支出11958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54.4%,较2016年下降0.6个百分点;教育、交通通信、医疗保健等发展型消费支出6546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9.8%,与2016年持平;生活用品、文化娱乐、其他用品服务等享受型消费支出3462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5.8%,较2016年提高0.6个百分点。

伴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服务性消费快速发展。2018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商品性消费支出12405元,同比增长6.8%;人均服务性消费支出9562元,同比增长9.0%,高于商品性消费支出2.2个百分点。服务性消费支出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为43.5%,较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对消费支出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0.0%,服务性消费已经逐步成为居民消费的“主力军”。

(三)消费增长仍存潜力

2017-2018年,陕西住户年末储蓄存款余额分别为18683.64亿元和20759.76亿元,人均储蓄余额分别较上年增长8.7%10.3%。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810元和33319元,同比增长8.3%8.1%。而同期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20388元和21966元,同比增长5.3%7.7%。从增长速度看,居民消费增长率低于储蓄和收入增长速度。

2018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比重为65.9%,低于全国(66.5%0.6个百分点,在西北五省中占比最低,陕西城镇居民消费增长仍然具有较大潜力。

二、不同城镇住房群体的特征差异

(一)无房户收支较低,生存型消费占比高

据陕西住户收支调查数据资料,2018年陕西无房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271元,人均消费支出20340元(不包括自有住房折算租金,下同),平均消费倾向为61.1%,其收支水平均低于其他类型住户。

无房户的吃、穿、住等生存型消费占比较高,占消费支出的比重达55.8%,恩格尔系数为31.4%,三项消费支出占比均高于其他类型住户。虽然无房户人均消费水平较低,但其食品烟酒支出绝对量要高于有房有贷户,和有房无贷户基本持平。由于无房户居住住房非自有产权,在住房装潢、住房维修等方面花费较少,居住支出占比较高主要受房租支出影响,人均房租支出约为1469元。扣除自有住房折算租金和房租支出后,无房户的居住支出低于其他类型住户。

从耐用消费品的拥有情况看,无房户家用汽车、洗衣机、电冰箱(柜)、彩色电视机、空调、移动电话的百户拥有量分别为18.5辆、93.4台、92.3台、92.9台、94.2台、201.1部,耐用品拥有量普遍低于其他类型户,其中家用汽车、空调的拥有量远低于其他类型的住户。

 

 

 

 

1   2018年陕西城镇住户不同住房群体主要指标情况表

指标名称

无房户

有房有贷户

有房无贷户

绝对量

(元)

占比

%

绝对量

(元)

占比

%

绝对量

(元)

占比

%

纯老人户

 

9.6

 

2.1

 

18.7

有未成年子女户

 

38.5

 

60.8

 

32.6

16岁以下人口

 

19.1

 

23.8

 

14.4

60岁以上人口

 

11.9

 

7.9

 

20.7

人均可支配收入

33271

 

40431

 

37999

 

消费(扣除自有住房折算租金)

20340

 

22985

 

21330

 

食品烟酒

6384

31.4

6088

26.5

6404

30.0

衣着

2025

10.0

2250

9.8

2006

9.4

居住(扣除自有住房折算租金)

2938

14.4

2179

9.5

1941

9.1

生活用品及服务

1984

9.8

2324

10.1

1863

8.7

交通通信

1873

9.2

4077

17.7

2899

13.6

教育文化娱乐

2730

13.4

3577

15.6

3176

14.9

医疗保健

1724

8.5

1819

7.9

2411

11.3

其他用品和服务

683

3.4

672

2.9

630

3.0

 

(二)有房有贷户收支最高,生活质量较高

2018年,陕西有房有贷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0431元,人均消费支出22985元,平均消费倾向为56.9%,其收支水平均高于其他类型住户。有房有贷户由于面临还贷压力,使得其平均消费倾向较低。2018年,有房有贷户户均房贷支出约为18159元(人均5571元);考虑房贷支出后,有房有贷户的实际消费能力低于无贷户,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消费的增长。

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是,60.8%的有房有贷户有未成年子女,远高于其他类型住户,家庭中16周岁以下人口占比达到23.8%,与实际生活感受相符。从消费结构看,有房有贷户在交通通信、生活用品及服务、教育文化娱乐等方面的支出占比明显较高;生存型消费占比较低,恩格尔系数仅为26.5%

从耐用消费品的拥有情况看,有房有贷户家用汽车、洗衣机、电冰箱(柜)、彩色电视机、空调、移动电话的百户拥有量分别为54.2辆、98.1台、99.2台、103.1台、158.9台、255.7部,各类耐用消费品的拥有量高于其他类型住户。

(三)有房无贷户老人较多,平均消费倾向偏低

2018年,陕西有房无贷户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7999元,人均消费支出21330元,平均消费倾向为56.1%。有房无贷户中60岁以上老人占比高达20.7%。其中,纯老人户占比达到18.7%,远高于无房户(9.6%)和有房有贷户(2.1%)。老年人由于消费能力和意愿偏弱,一定程度拉低了平均消费倾向。

从消费结构看,有房无贷户在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等方面的消费较少,医疗保健消费支出较高,与有房无贷户老人占比较高相一致。

从耐用消费品的拥有情况看,有房无贷户家用汽车、洗衣机、电冰箱(柜)、彩色电视机、空调、移动电话的百户拥有量分别为35.9辆、100.4台、99.2台、105.2台、131.7台、230.9部。

三、住房压力对居民消费的影响分析

(一)房价上涨对居民消费造成挤出效应

2017[2],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8.3%,人均消费支出增长5.3%,消费占收入比重为66.2%,较上年降低1.9个百分点,同期西安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增长12.5%。分不同住房群体看,2017年无房户、有房有贷户、有房无贷户的消费支出占收入比重分别较上年下降3.43.63.0个百分点。房价上涨不仅使无房户的购房负担加重,对居民消费产生明显的挤出效应,同时也降低了有房户的平均消费倾向。

(二)住房压力对消费结构影响不大

从不同住房群体消费结构变化情况看,住房价格上涨对居民消费结构影响不大。除居住支出占比均呈上涨趋势外,不同住房群体的七大项消费变动方向不同。居住支出占比普遍提高的一个原因是,随着城市房价的上涨,随之而来的各种房屋租金、装潢材料、工价等水涨船高,推动居住支出增长。从归还住房贷款和利息支出的增幅看,房价上涨并不会在短期内大幅增加还贷压力,2017年,人均归还住房贷款和利息的总额仅上涨3.7%,远低于房价、收入和消费的涨幅。

2 2016-2017年不同群体城镇住户消费占收入比及消费结构表

单位:%

指标名称

无房户

有房有贷户

有房无贷户

2017

2016

2017

2016

2017

2016

消费占收入比重

55.3

58.7

54.6

58.2

50.8

53.8

食品烟酒

31.6

32.6

26.2

26.2

32.0

32.1

衣着

10.6

10.7

10.4

10.2

9.8

9.9

居住

7.4

7.2

8.2

7.9

8.7

7.6

生活用品及服务

9.9

9.7

8.4

10.0

8.3

7.9

交通通信

13.9

14.5

19.5

16.8

12.2

14.0

教育文化娱乐

14.0

13.8

14.6

16.8

14.6

14.7

医疗保健

8.9

8.6

10.3

8.7

11.4

10.8

其他用品和服务

3.7

2.9

2.5

3.5

3.0

3.0

 

(三)超九成住户房贷小于收入四成

调查显示,75.5%的有房贷住户2018年家庭房贷占收入比(每年还贷额/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小于等于20%20.3%的家庭在20-40%之间,4.2%的家庭超过40%。从不同住房群体占比角度看,陕西有11.8%的城镇家庭需要归还住房贷款,11.1%的家庭没有自有住房,77.1%的家庭有住房且不需要还房贷。分住户类型看,青年人住房压力最大。其中,年轻夫妻无子女户房贷占收入比重最高,为17.2%;其次为家中有未成年子女户,为13.9%,其他住户约为12.9%。从住房投资角度看,对绝大部分城镇住户而言,购房的主要原因是刚需而不是投资,2018年陕西仅有11.8%的城镇住户有两套及以上住房。

(四)消费支出与收入的回归分析

通过构造不同住房群体的收入和消费散点图[3],可见不同群体住房类型住户的收入、消费分布基本呈线性关系。使用线性回归对不同群体住户收支进行分析,结果如图1。其中,有房无贷户的R2均大于0.7;无房户R2的大于0.8;有房有贷户拟合程度较差,R2小于0.6

1 2016-2017年不同住房群体城镇住户人均收入与消费散点图

 

 


从回归分析结果看,2017年不同住房群体的边际消费倾向均较上年有所降低。从住房群体类型看,有房有贷户边际消费倾向最低;无房户边际消费倾向最高,边际消费倾向受房价影响较大;有房无贷户边际消费倾向受房价影响较小。

四、结论与建议

目前,陕西省城镇居民消费结构不断优化,消费水平进一步提升,服务性消费快速增长。但是消费增长仍然有很大的潜力,消费支出占收入比重较低。房价上涨虽然不会明显提升居民归还住房贷款和利息的压力,但是对消费支出的抑制作用显著。从影响程度看,无房户消费支出受房价变动影响较大,有房无贷户受到的影响较小。

为进一步促进城镇居民消费升级,提出以下建议:

(一)“稳定房价”以提高消费信心

陕西消费占收入比重虽然在西北五省中最低,但因为房价的上涨导致许多城镇住户不敢消费,由于无法判断未来房价上涨幅度是否会下降,许多无房户为购房打算只能缩减消费。2017年以来,西安新建住宅价格指数持续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名列前茅”,影响了城镇居民消费。要坚持中央“房住不炒”定位,坚决遏制投机炒房,稳定城市居民对房价的预期。

(二)充分发挥房地产改善民生的核心作用

无房户家庭的消费水平受房价变动影响最为敏感,绝大部分城镇住户购房的主要原因是刚需。因此要促进消费升级,首要就是解决刚需购房需求,进一步加大住房保障力度,满足中低收入家庭和无房户的住房需求。同时进一步完善和推进住房保障体系建设,实现居民家庭“住有所居”。

(三)提升居民收入是消费升级优化的根本保障

居民消费的升级和优化根本在于居民收入的提高。近年来,陕西城镇居民收入平稳增长,但收入水平与全国平均仍有较大差距。要进一步认真落实就业优先政策,加大稳企稳岗的力度,确保政策取得实效。就业是民生之本,也是增收之源,特别是当前工资性收入是陕西城镇居民增收的主导动力。要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加强收入再分配,继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高中低收入家庭收入水平,为居民消费“开源”。

 

[1] 选取样本为城镇住户中的居委会样本。

[2] 由于2018年陕西住户收支调查样本进行了轮换,两年样本不可比,因此采用2016、2017年连续样本数据进行对比分析。

[3] 当人均收入过高时,其消费分布波动性较大,为保证较好的拟合度,去除了人均收入过高的部分数据。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省人民政府网陕西省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 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