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发生了巨大的历史性变化,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陕西人民一同谱写了改革开放的华丽篇章!1978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310元大幅攀升到30810元,增长了98.4倍;同期,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268元增至20388元,增长了75.1倍。在共享改革成果、收入大幅上涨的同时,收入构成不断优化,生活水平大幅提升,我省城镇居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分享改革成果 收入屡创新高

四十年来,陕西经济快速发展,改革成果与民同享,人民获得感显著增强,收入水平屡上新台阶,先后实现千元、万元大跨越,城镇居民收入年均增幅达到12.5%(见图1)。


1  1978-2017年陕西生产总值及城镇居民收入增速对比

1978年起,历经1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一千元,1988年达到1040元,年均增加73元;1989起历时19年跨越一万元关口,2007年达到10578元,年均提高502元;2008年后,连续两个5年,分别跨越两万、三万元收入大关,到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0810元(见图2)。砥砺奋进四十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月收入已经由改革开放初期25.8元大幅提升到2567.5元。


2  1978-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收入绝对量

二、阶段特征各异 增势始终未改

四十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陕西城镇居民收入变化见证了改革开放发展历史,呈现出不同的阶段性特征,不同阶段增长速度虽有波动,但持续增长趋势始终没有动摇(见图3)。


3  1978-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收入各阶段增速情况

增长起步阶段。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决策,标志着我国正式开启改革开放时代。1978年到1984年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经济基础十分薄弱,“摸着石头过河”,整个社会处于大调整、大变革时期,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这一时期改革重点。住户调查数据显示,1984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刚刚达到552元,比1978年增长了78.1%6年内年均增幅10.1%

快速发展阶段。1985年到1993年,我国各领域的改革相继推开,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在继续深入搞好农村改革的同时,加快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城市在现代化建设中逐步发挥着主导作用。”十三大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十四大进一步确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住户调查数据显示,1993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102元,是1978年的6.8倍,9年间年均增幅高达16.0%。其间除1991年增幅略低于10%之外,其余年份均超过10%,最高达24.8%,我省城镇居民收入进入快速增长时期。

波动提升阶段。党的十五大第一次明确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非公有制经济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提出必须把发展生产力摆在首要位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动社会全面进步。从1994年到2012年,我国开始推进财政、金融、医疗、住房等多方面改革,经济迅速发展,居民收入大幅提升。住户调查数据显示,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加956元,并于20072012年连跨一万、两万元收入大关。2012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0269元,是1978年的65.4倍,19年间年均增幅12.7%。增速最高的1994年达到27.7%,最低的1997年为5.0%,增速相差22.7个百分点,城镇居民收入增幅表现出较大的波动性。

稳步增长阶段。党的十八大提出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确保到2020年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从2013年到2017年,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经济增长更加注重持续健康发展,城乡居民收入也进入平稳增长时期。住户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再创历史新高30810元,达到改革开放初期近百倍水平,5年间年均增长8.7%,增速高于全国0.1个百分点。2013年增幅最高到10.2%,最低2016年为7.6%,高低相差仅2.6个百分点,城镇居民收入提升逐渐步入持续平稳的良性轨道。

三、收入格局发生变化 收入来源更加多元

四十年来,充满生机和活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逐步替代了传统的高度集中、严重束缚生产力发展的计划经济,陕西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四大项收入构成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收入结构不断优化,收入来源更加多元化。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下海”和90年代的“下岗”潮流,城镇居民对工资性和转移性收入的依赖性逐步降低,不再只甘心“守财”,而是积极创业“生财”、投资“理财”,经营净收入和财产净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分别由1998年的1.5%5.1%提高至6.6%7.0%,占比提高了5.11.9个百分点;随着城镇人口老龄化、退休人口不断增加,转移净收入比重提高了2.4个百分点,而工资性收入所占比重则降低了9.4个百分点(见图4)。


4  1998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收入构成表

(一)各项收入快速增长,经营性收入增速领先

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人均工资性收入18106元,比1998年增长5.3倍,年均增长10.2%;人均经营净收入2029元,比1998年增长了30多倍,年均增长19.9%,增幅居四大项收入之首位;人均财产净收入2156元,比1998年增长9.1倍,年均增长12.9%;人均转移净收入8520元,比1998年增长了7.0倍,年均增长11.6%

(二)城镇居民收入引领增收潮流

1978年相比,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至30810元,增长了98.4倍,年均增长速度达到12.5%。陕西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由134元增长至2017年的10265元,增长了75.6倍,年均增速为11.8%,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快于农村0.7个百分点。

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陕西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331。伴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农村居民收入快速增长,1982年陕西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降到最小(2.071)。随着央企国企改革和城市建设步伐不断加快,城镇居民收入快速提升,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2003年达到四十年来最高(3.871)。近年来,我省农村振兴和脱贫攻坚力度不断加大,城乡收入差距逐年缩小,2017年已降至20年最低(3.001),城乡居民共享改革成果,收入分配状况不断改善。

四、消费亮点层出不穷 市民生活精彩纷呈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人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居民消费观念发生变化,形成了丰富多样的消费需求。陕西城镇居民在收入增长近百倍的同时,消费结构提档升级,生活质量显著提高。截至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已达20388元,比1978年的268元增长了75.1倍,年均增速达11.7%。从1998年以来八大类消费数据变化可以看出,城镇居民生活消费支出以年均9.7%的速度快速增长,信息、绿色、时尚、品质等消费转型升级势头强劲(表1)。

1  陕西城镇居民2017年与1998年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变化表

 

2017

1998

构成±(%

消费(元)

构成(%

消费(元)

构成(%

生活消费支出

20388

100.0

3534

100.0

-

  食品烟酒

5799

28.4

1453

41.1

-12.7

  衣着

1627

8.0

377

10.7

-2.7

  居住

3797

18.6

395

11.2

7.4

  生活用品及服务

1487

7.3

328

9.3

-2.0

  交通通信

2395

11.7

192

5.4

6.3

  教育文化娱乐

2618

12.9

406

11.5

1.4

  医疗保健

2141

10.5

223

6.3

4.2

  其他用品及服务

526

2.6

162

4.5

-1.9

(一)恩格尔系数明显下降,消费品类更加丰富

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5799元,比1998年的1453元增长3倍,年均递增7.6%。恩格尔系数由1998年的41.1%降至28.4%,下降12.7个百分点。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的下降,标志着居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居民消费已从仅仅满足温饱转向品质追求,食品消费也由单纯填饱肚子转向营养、健康的饮食搭配,饮食结构进一步优化,消费结构不断升级。

(二)交通通信升级换代,出行沟通更为便捷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交通从“自行车王国”到高铁总里程世界第一,公路、铁路四通八达,陕西城镇居民家用汽车与日俱增。随着科技飞速发展,通信工具也由改革开放初期的书信和电报变成了快速广泛普及的智能手机,通讯方式发生了革命性的巨变。城镇居民的消费观念、质量要求、需求层次显著提升,追求舒适生活的享受型服务消费需求旺盛。

2017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交通通信支出2395元,比1998年的192元增长了11.5倍,年均递增14.2%,增速高居八大类消费支出榜首;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达到11.7%,较1998年提高了6.3个百分点。

2017年末陕西城镇居民每百户汽车拥有量达到27辆,是十八大以来增长最多的家庭耐用消费品;每百户拥有移动电话已达223部,有六成家庭接入互联网,通过互联网购买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连年爆发式增长。与2013年相比,城镇居民网购支出增长了1.8倍,居民消费方式正在悄然发生巨大变化。

(三)居住消费明显增加,住房条件更加舒适

改革初期,城镇居民住房大多为福利分房,随着土地交易兴起,住房也逐渐由租赁公房变为房改房、商品房,在住房面积不断增加的同时,城镇居民对室内装修、使用功能、居住环境、配套设施、住房质量和物业服务等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居住条件不断改善,各项支出大幅增加。

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居住消费支出达3797元,比1998年的395元增长8.6倍,年均递增12.6%;占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8.6%,比1998年提高了7.4个百分点。人均住房建筑面积由2013年的29.9提高到32.7平方米;居住在单元房的户比重达到70.5%,单栋楼房或单栋平房的户比重为18.0%;居住在钢筋混凝土或砖混材料结构房的户比重为93.7%;住宅内有水冲式卫生厕所的户比重达到88.5%;住宅内家庭自装热水器的户比重为76.0%;有管道供水入户的户比重为97.0%,使用经过净化处理的自来水的户比重达到92.8%,使用受保护的井水和泉水的户比重为6.3%,居住条件大幅改善。

(四)医疗支出稳步提高,保健意识不断增强

改革开放初期,绝大多数城镇居民收入低微,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落后,居民大多讳疾忌医,小病不去看,大病看不起,用于医疗保健的支出少之又少。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收入不断增加,医疗条件逐步改善,加之近些年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医保政策完善提高,医保覆盖面不断加大,居民自身防病保健意识逐渐增强。至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2141元,比1998年的223元增长了8.6倍,年均递增12.7%。占消费支出的比重较1998年提高了4.2个百分点,城镇居民健康意识不断增强,医疗支出稳步提高。

(五)文化教育备受重视,精神需求持续提升

教育是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的基石。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陕西积极破解教育发展中的难题,教育在改革大潮中释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居民从“有学上”到“上好学”,从普及小学教育到九年义务教育直至十二年义务教育,加上实行城乡义务教育“两免一补”经费保障等,城镇居民用于基础义务教育支出呈下降趋势,但随着素质教育、全面教育的日益重视,城镇居民用于兴趣班、提高班及素质提升的再教育费用不断增加,教育支出的方向也发生变化。在物质需求逐步得到保障后,城镇居民日益增长、不断升级和个性化的精神文化需求不断被激发。随着休闲娱乐配套设施日渐完善,服务水平逐步提高,娱乐健身、参观游览、休闲度假等生活方式已经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带动文化娱乐消费持续增长。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用于教育文化娱乐支出2618元,较1998年的406元增长5.4倍,年均递增10.3%,快于消费支出0.7个百分点。

(六)基础设施更加健全。2017年底,陕西城镇居民所在社区,公路、电、电话、有线电视信号实现100%全覆盖,社区“四通”全部畅通。垃圾集中处理的户占到96.5%,所在社区有健身器材的户比重达到85.7%,有绿化园林景观的户比重为77.2%。所在社区开通了管道燃气的户占到75.2%56.5%的户能够享受集中供暖。

改革开放四十年,陕西城镇居民收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也应看到,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我省提高城镇居民收入水平、生活质量仍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必须进一步拓宽居民收入渠道,不断挖掘收入持续增长潜力,继续提高居民经营和财产性收入比重,努力缩小与全国平均水平差距,奋力谱写陕西追赶超越更加辉煌的新篇章!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