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半年,陕西制造业PMI均值50.6%,在扩张区内稳步运行,表明陕西制造业经济继续保持扩张的发展态势,正稳步迈向高质量发展。但与上年同期相比,扩张幅度有所放缓,消费品产业、高耗能产业中的部分行业收缩态势明显,企业生产经营成本高、资金紧张、结构性用工矛盾等问题仍然存在。

一、基本情况

(一)制造业发展稳定扩张,幅度较上年同期放缓

上半年,陕西制造业PMI呈现“低开-回暖-趋缓”的态势,制造业PMI均值为50.6%,低于去年同期0.5个百分点,整体发展稳中趋缓(见图1)。


1  20176-20186月陕西和全国制造业PMI  (单位:%

从构成PMI的生产指数、新订单指数、原材料库存指数、从业人员指数和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1]看,除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同比上升0.4个百分点外,其余4个分类指数较上年同期均有不用程度下降,制造业整体扩张幅度较上年略有放缓(见表1)。

1  20172018年上半年陕西制造业PMI及其分类指数均值  (单位:%

指标

2018年上半年

2017年上半年

两年差值

制造业PMI

50.6

51.1

-0.5

生产指数

53.5

54.0

-0.5

新订单指数

51.1

51.4

-0.3

新出口订单指数

46.9

49.3

-2.4

在手订单指数

43.3

45.1

-1.8

产成品库存指数

46.9

46.4

0.5

采购量指数

53.0

54.6

-1.5

进口指数

49.4

52.0

-2.7

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

56.9

57.5

-0.6

产品出厂价格指数

51.0

50.1

0.9

原材料库存指数

45.8

48.4

-2.7

从业人员指数

48.9

49.1

-0.3

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

50.3

49.9

0.4

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

59.2

60.1

-0.9

(二)与全国水平差距拉大

上半年,全国制造业PMI均值为51.3%,较上年同期下降0.2个百分点。与全国走势相比,陕西制造业PMI低于全国均值0.7个百分点,差值较去年同期扩大0.3个百分点。从走势看,1月,陕西制造业低于全国水平开局,2-4月与全国走势相当,56月差距扩大(见图1)。

二、运行特点

(一)供需两端平稳扩张

1-6月,生产指数均值为53.5%,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但仍维持在较高位的扩张区间,表明制造业企业生产持续扩张,经营活跃度较高,生产保持平稳增长;新订单指数均值为51.1%,同比下降0.3个百分点,市场需求持续释放。针对300家制造业企业进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反映“市场需求不足”或“市场需求减少”企业占比已从去年上半年的45.2%降低至34.3%。此外,在出口订单指数一直处在收缩区、外部需求乏力的形势下,整体需求能保持扩张,说明内需增长是拉动省内经济增长的绝对力量。

(二)价格倒挂隐患稍缓,效益有所回升

上半年,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均值为56.9%,同比下降0.6个百分点,环比下降6.7个百分点,较去年下半年原材料价格大幅飙升的形势有所放缓。主要产品出厂价格指数均值为51.0%,同比上升0.9个百分点,制造业主要产品出厂价格水平有所提升,有利于企业提振信心,增加投入,从而进一步推动经济企稳回升。监测数据显示,长期以来制造业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增幅都大于产品出厂价格指数增幅,价格倒挂隐患如“达摩克里斯之剑”悬挂在中下游制造业企业头顶。上半年,两者差值较去年同期缩小1.5个百分点,较去年下半年缩小2.8个百分点(见下图)。


2  20171-20186月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与主要产品

出厂价格指数     (单位:%

(三)大型企业稳步扩张,堪当“领头雁”

1-6月,大型企业PMI均值为50.7%,高于制造业PMI均值0.1个百分点,分别高于中型企业和小微型企业1个百分点和2.5个百分点(见图3)。从走势看,除春节月份大型企业波动较大以外,其余月份走势较为平稳,在中型、小微型企业均值都低于荣枯线的情况下,大型企业仍保持在扩张区,是陕西制造业上半年持续平稳发展的基石。


3  2017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不同规模企业PMI指数 (单位:%

四)四大重点产业喜忧参半

装备制造业优势不断增强,高新技术产业稳步发展。上半年,装备制造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PMI均值均为51.2%,高于制造业PMI均值0.6个百分点(见下图)。

 

4  20172018上半年陕西制造业4大产业PMI  (单位:%)

装备制造产业中的“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上半年均值为54.1%52.6%,高于总体制造业PMI3.52个百分点,数据表明陕西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水平较高,发展速度较快,“装备部”大省的优势不断显现。高新技术产业中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仪器仪表制造业”上半年均值为52.9%,同比增长1个百分点,高于总体制造业PMI2.3个百分点。据省统计局资料显示,今年一季度,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5.3%12.4%,分别高于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5.82.9个百分点。

相较而言,消费品产业和高耗能产业的PMI均值低于制造业总体PMI。重点监测的21个行业中,农副食品加工业,烟草制品业,纺织品业,造纸及纸制品业,石油、煤炭及其它燃料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等6个行业的PMI2017年上半年和2018年上半年都处在收缩区,而医药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及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等3个行业下降幅度较大,从扩张区跌入收缩区。9生产经营景气度较低的行业主要集中在消费品制造产业和高耗能产业,这两大产业上半年PMI均值仅为49.5%48.3%(见图4),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31.3个百分点。

需要说明的是,医药制造业受到医改控费的影响,输液类产品逐步压缩、抗生素类医药集中通过医院渠道销售,对中小型药企影响很大;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由于环保和市场的原因,今年景气程度不及上年,以金属锌冶炼为例,锌锭市场价格由去年26000/吨降至今年23000/吨,在锌精矿价格上涨的背景下,企业利润锐减;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及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则主要是因为城市轨道交通政策收紧,配套设备制造业市场需求下降。

(五)智能制造大显身手

智能制造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和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的新型生产方式,陕西省制造业领域智能化生产迅速兴起,越来越多的企业搭上了智能制造的“快车”:宝鸡机床集团有限公司这两年秉承“循序渐进、逐步提升”的理念,成立智能制造研究所,依托数控机床研发、制造的技术优势,以数控机床产品智能化水平提升与智能制造技术的集成应用为切入点,推动智能制造核心技术攻关和产品装备研发,投资6200万元最终建成高档数控机床生产数字化车间、智能化工厂,打造国内一流的智能制造示范基地;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服务于“传统行业”,强化互联网+思维,建成了OAERP办公信息化系统,结合生产实际开展了MES系统、主数据项目建设,逐步实现生产制造向智能制造转变,公司将依托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技术,打造集团公司产业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中心平台、虚拟化云计算平台与智能制造平台四大信息化平台。

(六)企业转变环保观念,化压力为机遇

自环保政策升温以来,各行各业的企业都受到政策影响,或停工限产,或加大环保投入,部分企业认为环保政策给企业增加了不少负担。经过两年的政策驱动和正确引导,企业转变观念,关注环保市场配套研发,树立顺应市场需求的新的经营理念:陕西华秦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完成了“一种低磷生长肥育猪浓缩饲料”的研发,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证书,该产品可有效降低磷的排放量,减少环境污染;延长石油西北橡胶有限责任公司在民品市场加大市场新产品的科研速度,抢抓一些环保相关的产品;秦川机床工具集团股份公司乘大力推广新能源汽车的东风,将汽车自动变速器齿轮加工,特别是新能源汽车自动变速器齿轮(箱)的加工装配作为下一步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之一。

三、当前制造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一)资金紧张

调查显示,上半年,反映“资金紧张”的企业占比为54.4%,较去年同期下降2.1个百分点,但这一问题仍在影响陕西制造业生产经营主要困难认同率第一的位置(见图5)。过去一年,政府出台多项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措施,以降低实体经济运营成本,但企业似乎感受还不够明显。据企业反映,造成资金紧张的原因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制造业企业利润低。以陕西发展较好的机床行业为例,由于汽油价格上浮带来运费上涨,焦煤、钢材市场价格上浮抬高了原材料价格加之用工成本的刚性增加,这一系列因素共同推高机床企业成本,但机床行业产品出厂价格相对稳定,无法轻易涨价,所以利润率走低。二是财务费用高。企业之间结算时多采用商业承兑的结算方式,高额的贴现利率增加了企业的财务费用。三是随着供给侧改革继续深入、环保政策继续发力,企业转型升级、研发创新都需要大量外部融资,推高了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从而更增加了企业的融资难度。此外,市场资金收紧、“三角债”导致企业应收账款增多等问题也影响企业的资金周转。


5  2017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企业反映面临的主要问题与困难

(单位:%

(二)经营成本高

1.原材料成本。反映“原材料成本高”的企业占比45.7%,较上年同期上涨9.6个百分点。自去年下半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以来,“原材料成本高”就超越“市场需求不足”,成为制约制造业企业发展的第2大问题。一方面,随着煤炭、钢铁、水泥去产能效果逐渐显现,原煤、焦炭、钢铁等上游产品不断涨价;另一方面进口原材料价格波动较大,延长石油西北橡胶有限责任公司反映生产所用橡胶多从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进口,近期泰、印、马三国停割橡胶,削减出口以抬升价格,增加了企业原材料购进的难度。

2.物流成本。反映物流成本上涨的企业占比较上年同期下降了3.7个百分点。一是油价上涨带来的运费上涨。今年上半年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的贸易制裁使得伊朗石油供应减少,加之委内瑞拉石油供应的减产,使得国际油价持续高位震荡,国内油价屡次上涨,导致运输成本不断升高。陕西作为内陆地区,运输价格的持续走高对制造业原材料采购、产成品出厂运输成本造成了双重影响。二是本地原材料供应减少,需从外地进口。例如是陕南地区的蚕桑产业,蚕茧产量近几年直线下降,全县的干茧收购量由2006年的年产400吨锐减到最低时的20多吨,企业从浙江、云南、广西等地调蚕茧,路途遥远物流成本升高,加之外调原料价格居高不下,质量也难以得到保障,蚕丝价格倒挂。

(三)“招人难”“留人难”问题不容忽视

企业从业人员指数上半年均值为48.9%,较去年同期降低0.3个百分点,该指数也连续8个月处在收缩区,企业用工持续减少。反映“劳动力供应不足”的企业占比为16.4%,较去年上升9.2个百分点。一方面,随着企业的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需要有技术创新能力和研发能力的高层次人才及时跟进,但陕西在市场机制、工资收入和配套设施方面较东南沿海城市仍有差距,企业难以引进高层次的系统性人才和科研能力强的软硬件综合人才;另一方面,纺织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工作强度大、报酬较低,缺少年轻普工,企业员工平均年龄较高。矛盾在于现有工资水平对于劳动者缺乏吸引力,而“劳动力成本高”也是企业反映较为集中的一个问题。此外,近年来企业为节约成本,多采用劳务派遣制招聘员工,这样虽然压缩用工成本,但也降低了员工对企业的认可度、忠诚度和归属感,人员流动较大。

四、对下半年制造业经济走势预测及建议

从陕西制造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看,今年上半年均值为59.2%,较上年同期下降0.9个百分点,制造业企业预期信心整体较强。通过对部分企业座谈也了解到,今年上半年重卡、机床等行业供求两旺,化工等行业整体好于去年,企业预计下半年也将延续向好态势。但是从预期指数的走势看,呈现“高开-波动-下降”的趋势,从4月起预期指数连续3个月下降,6月预期指数为56.3%,降至了本年度的最低点。

在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要提升实体经济发展信心,让制造业在供给侧改革继续深化、国外市场环境日益复杂的大环境下能够顺利完成由资源依赖、劳动密集向创新驱动、智能转型、绿色发展的转变,政府还需继续发力:

(一)打好政策组合拳,帮助企业切实降低经营成本。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是稳定工业增长的重要措施,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惠企政策,如《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若干财税措施的意见》等,但不同企业享受政策程度不一,相关政策执行部门应加大惠企政策宣传和执行力度,推动更多企业享受优惠政策;根据短期内制造业企业发展面临的新问题,创新政策手段和实施路径,通过降低用地、用能等趋势性成本的上涨速度和幅度,为制造业企业真正“缓压减负”。

(二)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减少高层次精英流失。高质量发展的制造业一定是靠创新驱动,创新驱动一定是靠人才。一是要优化市场环境,完善就业保障制度;二是要完善人才机制,激发人才干事活力;三是要完善城市的配套设施和社会公共资源,用城市魅力和软实力提升吸引力。

(三)发挥科技优势,服务地方经济。不少企业反映在转型升级迫在眉睫的情况下缺乏高附加值的产品做结构支撑,缺乏高技术人才做技术支撑,亟待深入、长期开展“产学研”合作模式获取技术支持。要充分利用陕西高校资源集中的优势,充分发挥高校人才和科技成果的优势,坚持科技优势服务地方经济发展,加速科技成果转化,提升企业创新能力。



[1]供应商配送时间指数为逆指数,在合成PMI综合指数时进行反向计算。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