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贫困地区地理条件差,贫困比例高,居民收入水平偏低,脱贫攻坚任务非常艰巨。为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陕西结合省内实际情况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 以精准的举措、超常规的力度,积极推动贫困地区经济的平稳发展,力争补齐贫困人口脱贫这个最大“短板”,不断推进陕西发展迈上新台阶。

一、陕西省贫困状况及扶贫开发工作

根据《(2011-2020)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年起陕西农村贫困监测县数量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50个,片区县43个(涉及三个国家连片特困区:秦巴山区、六盘山区、吕梁山区),交叉重合后共56个县(区),占全省县()数的一半以上,贫困比例较高。截至2017年底,陕西省仍有贫困人口169万人,贫困发生率6.3%,贫困人口规模占全国的5.5%,贫困程度深、扶贫任务重。

“十二五”以来,省委、省政府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强化扶贫责任,精准施策扶持到户。落实“一村一策、一户一法”方略,重点实施产业扶贫、移民搬迁扶贫、金融扶贫工程、光伏扶贫工程、电商扶贫工程、旅游扶贫工程,加快推进水利扶贫、科技扶贫、广电扶贫等。坚持民生兜底,全面落实教育扶贫、健康扶贫和最低生活保障政策,使贫困群众基本生活得到进一步保障。

二、全省农村贫困人口情况

国务院扶贫办确定扶贫标准为2010年人均收入2300元,据此推算2010年全省贫困人口为756万人,贫困发生率为27.4%,全国贫困人口为1.28亿人,陕西贫困人口占全国贫困人口的比重为5.9%。此标准下,推算的2011-2017年陕西贫困人口情况如下表所示:

1:陕西历年贫困人口情况

年份

陕西贫困人口(万人)

陕西减贫人口(万人)

贫困发生率(%

全国贫困人口(万人)

全国贫困发生率(%

陕西贫困人口占全国比(%

2010

756

-

27.4

12800

17.2

5.9

2011

592

164

21.4

12200

12.7

4.9

2012

483

109

17.5

9899

10.2

4.9

2013

410

73

15.1

8249

8.5

4.97

2014

350

60

13.0

7017

7.2

4.99

2015

288

62

10.7

5575

5.7

5.17

2016

226

62

8.4

4335

4.5

5.2

2017

169

57

6.3

3046

3.1

5.5

 

截止2017年末,陕西省贫困人口由2010年的756万人减少到169万人,共计减贫587万人,占2010年贫困人口的77.6%;贫困发生率由27.4%下降到6.3%2017年较2016年减贫57万人,贫困发生率由上年的8.4%下降到6.3%,同比下降2.1个百分点。

从贫困人口整体规模和贫困发生率上看,陕西与全国扶贫开发工作基本同步,7年间陕西农村贫困人口年均减少84万人,贫困发生率年均下降2.8个百分点,减贫效果十分显著。但值得关注的是,从2015年开始,陕西农村贫困人口占全国贫困人口的比例有所上升,在2017年底,占比超过了5.5%,减贫形势依然严峻。

三、2017年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支情况

(一)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

2017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297元,同比增长10.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2%,实际增速快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比上年实际增速快1个百分点。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全省农村平均水平的90.6%,占比较上年提高1个百分点,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的差距进一步缩小。

从收入来源看,2017年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3872元,同比增长11.7%;家庭经营净收入3007元,增长2.8%;财产净收入138元,增长13.4%;转移净收入2280元,增长19.2%。工资性收入仍然是贫困地区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占可支配收入的40%以上;随着产业扶贫措施的深入推进,贫困地区二三产业加快发展,家庭经营净收入持续增长,占到可支配收入的32%;扶贫搬迁、产业扶贫等补贴发放到位,医疗保障全面覆盖,人均转移性收入增幅最大。

(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及增速高于全省贫困地区和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2017年全省三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9427元,增长11.6%,收入水平及增速均高于全省贫困地区和扶贫开发重点县。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4092元,增长14.1%;经营净收入2808元,增长0.9%;财产净收入141元,增长28%;转移净收入2386元,增长21.3%

2017年陕西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209元,增长9.6%。其中,人均工资性收入4134元,增长11.3%;经营净收入2847元,增长5.1%;财产净收入147元,增长31.1%;转移净收入2080元,增长11.2%

(三)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消费支出持续较快增长

    2017年,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8201元,较上年增长7.7%,八大类消费呈“六升两降”态势。其中,食品烟酒类消费支出2202元,下降0.5%;教育文化娱乐类消费支出876元,下降0.5%。其余六项消费支出均呈现上涨,居住类消费支出1879元,增长5.1%;衣着类消费支出487元,增长7.7%;其他用品及服务类支出130元,增长8.2%;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512元,增长8.8%;医疗保健类支出1064元,增长15.2%;交通通信类消费支出1051,增速居八大类消费之首,增幅达到37%

    扶贫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分别为8024元和8138元,分别增长6.7%7.6%


12016-2017年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各项消费支出占比

    随着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居民用在食品、衣着等生存性消费的支出比例有所下降,如图1所示,2017年食品烟酒类占消费支出的比例由2016年的29%下降到27%;而居民沟通、出行、就医的意愿增加,交通通信、医疗保健等改善型消费支出的比例有一定提升。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贫困地区农村消费水平也开始升级,消费结构有所改善。

(四)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与全省农村及全国贫困地区农村收入情况比较

陕西贫困地区农村收入水平基本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绝对值占比达到99.1%,且收入实际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1个百分点。从收入各项构成来看,陕西贫困农村工资性收入和财产净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经营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与全省农村地区相比,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的收入水平低于全省农村平均水平,绝对值占比由2016年的89.6%提升到了90.6%,并且实际增速快于全省农村1.1个百分点,使得两者的收入差距进一步缩小。

2:陕西贫困地区收入与陕西农村及全国贫困地区的情况比较

 

人均可支配收入

收入构成

收入水平(元)

名义增速(%

实际增速(%

工资性收入(元)

经营净收入(元)

财产净收入(元)

转移净收入(元)

陕西贫困地区农村

9297

10.4

9.2

3872

3007

138

2280

陕西农村

10265

9.2

8.1

4272

3242

185

2566

全国贫困地区农村

9377

10.5

9.1

3210

3723

119

2325

 

四、贫困地区农村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状况不断改善

(一)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生活条件不断改善

随着扶贫政策的有效落实,陕西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消费结构开始升级。包括家用汽车、洗衣机、电冰箱、移动电话、计算机等在内的,享受型消费品拥有量连年增长。每百户拥有量分别从2014年的家用汽车4.8辆、洗衣机80.9台、电冰箱51.8台、移动电话208.5部、计算机14.1台增加到2017年底的10.4辆、88.3台、70台、239.3部和19.5台,三年间分别增加116.7%9.1%35.1%14.8%38.3%

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2017年底,陕西贫困地区农村每百户洗衣机、移动电话、计算机的拥有量已经超过全国贫困农村的平均水平,但每百户汽车和电冰箱的拥有量还有一定差距(如图2所示)。

 


2 2017陕西贫困地区农村住户拥有耐用消费品情况

 

(二)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加强,公共服务极大改善

近年,陕西强化脱贫攻坚责任,不断加大资金投入用于改善贫困地区居民生活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夯实脱贫基础。贫困地区农村安全住房、安全饮水问题不断改善,通电、通路、通电话接近全覆盖。

2013年至2017年,通宽带的自然村比重由58.0%提升到75.8%;通客运班车的比重由59.3%提升至73.3%;饮用水经过集中净化处理的自然村比重由46.5%提升至65.7%

2017年,所在自然村通公路的农户比重达到99.7%,所在自然村通电话的农户比重达到99.3%,所在自然村有卫生站、上小学便利的农户比重分别达到96.2%83.8%

3:陕西2016-2017年贫困地区农村基础设施状况

基础设施状况

2017

2016

通有线电视信号的自然村比重(%)

98.9

89.5

通宽带的自然村比重(%)

85.2

74.2

主干道路面经过硬化处理的自然村比重(%)

97.7

86.4

通客运班车的自然村比重(%)

73.3

70.3

饮用水经过集中净化处理的自然村比重(%)

65.7

62.9

 

五、贫困地区的特点和增收面临的问题及建议

陕西贫困县占全省县(区)数一半以上,贫困比例高、贫困程度深,致贫原因复杂多样。要解决贫困地区落后的根本面貌,实现贫困地区居民全面脱贫的目标,是一项复杂、艰巨、繁重的任务,面临着一系列极具挑战性的矛盾和困难。

(一)贫困地区的特点和居民增收面临的问题

第一,自然条件差。全省国土面积20.58万平方公里。陕北黄土高原沟壑纵横,陕南秦巴山地山大沟深,两部分占全省面积81%,很多地方不适宜居住。全省56个国家贫困县,43个县区集中在三大片区,其中,陕南秦巴山区29个县区,西部的吕梁山区和陕北的六盘山区各7个县区,片区县占国家级贫困县的76.8%。复杂的自然条件使得全省平地少、山地多,山区贫瘠的土地耕种开发均难以实现,使得当地居民受自然环境限制处于长期贫困状态。

第二,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偏低。2017年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635元(全国25974元),位居全国第20位,较上年前进一个位次。其中,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265元,位居第27位。贫困地区农村居民的收入仅为全省农村居民收入平均水平的90.6%,为全省城镇居民收入(30810元)的30.2%。尽管贫困地区农村居民年收支状况持续改善,但城乡差距过大,经营性收入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使得收支水平整体仍处于全国中等偏下的水平。

第三,农民自身的素质不高,就业渠道窄。由于贫困地区农村人口普遍存在文化程度低、知识水平低、缺乏专业技能等问题,大部分人员就业都在当地从事传统的农业生产和经营等活动。有年轻劳动力选择收入较高的外出务工,但仅能解决部分农村人口的就业和收入水平的提升,还不能从根本上保证农民的充分就业和增收。

第四,市场信息滞后,农业生产水平低。由于贫困地区发展现代产业组织化程度不高、技术含量低、信息滞后,销售中间环节不畅,市场准入等存在问题,加之市场需求、农畜产品价格波动等因素,直接导致有农村居民生产投入成本无法回收而致贫。在市场化条件下,农村仍然采用传统耕种和经营方式,从事简单的生产劳动,这也是贫困地区农村长期处于低水平发展的原因。

第五,已脱贫人口不稳定,因灾、因病、因学极易造成返贫。贫困地区致贫因素复杂多样,巩固脱贫成果任务也非常艰巨。由于贫困家庭抗风险能力极弱,非义务阶段教育阶段的高支出,医保覆盖外的各类慢性疾病,以及自然灾害或突发情况等都极易导致返贫。

(二)贫困地区居民增收的建议

针对自然环境原因导致的区域性贫困,建议在以避灾避险为主的移民搬迁的基础上加大扶贫搬迁的力度。因地制宜,加大资金、政策等方面的支持力度,提前规划布局,将异地搬迁与扶贫工作结合起来,“挪穷窝,拔穷根”,将扶贫产业规划与当地城镇化建设结合起来,使搬迁居民住有所居,同时有业安置,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

结合农村实际情况,发展现代农业,以农村现有城镇为依托,大力发展周边小集镇,兴办当地特色为主的农产品加工企业,拓宽农村人口的就业渠道,不断增加农村居民的经营性收入。以农村经济发展,城市建设为依托,发展旅游、商贸等服务业,使有意愿和能力的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下转移出来,离土不离乡,从事商品流通、餐饮业、零售业或其它第三产业,增加经营性收入。

转变产业扶贫方式,从过去片段化的生产环节支持,向产业链、产业生态系统支持转变。引进优良品种,推广农业生产技术知识和经营管理知识,提升农业生产实力。畅通产销渠道,发展信息化建设,大力开展和推广电子商务,指导和引导并重,搭建与市场直接对接的桥梁,建设村级物流项目,促进当地流通产业发展升级。充分发挥农业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的信贷支农作用,加大农村信贷投入,促进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转型。

利用本地资源优势,落实土地流转政策,增加农村居民的财产性收入。通过吸引外地企业投资和鼓励本地人士返乡创业,联合当地居民兴办乡镇企业,鼓励村民入股,农民变股东,以创业带动就业,以大户带动小户,同时增加农民经营性收入和工资性收入,解决就业问题。

以教育为本,发展扶持农村教育事业,提高农村人口素质,着力培养现代新型农民。加大对农村学校的投资支援力度,切实改善农村孩子的学习环境和办学条件,特别是对基础设施建设和教学手段现代化的投入。加大对农业合作组织带头人和农村职业技能的培训力度,使这些人尽快、尽早掌握专业知识,通过这些人带动和帮助贫困户脱贫增收。加大教育行业扶贫力度,建立健全教育贷款绿色通道。

针对农村因病致贫返贫的情况,通过采取医疗综合性扶持措施,提高农村医疗保险的覆盖比例,扩大参保人员比重,使农村居民均享受国家医疗政策的全面保障。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