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农业的不断融合,“互联网+”已成为现代农业跨越式发展的新引擎,对于提高农业产业竞争力、增加农民收入、实现农业现代化和推进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调查显示,陕西“互联网+农业”呈现快速、健康发展态势,县、镇、村三级服务体系已经初步建成,农产品销售额屡创新高;智慧科技向农业生产领域不断延伸,农企质量把关日益严格,农产品品牌价值不断提升。但是,农民互联网经济意识薄弱、农村电商人才缺乏、快递服务水平亟待提升、产品附加值发掘不足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互联网+农业”的进一步发展。

一、县、镇、村三级服务体系初步建成

为了有效推进农产品销售,加快贫困地区农业产业化、现代化和市场化进程,陕西各地大力推进县级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乡村电子商务服务站(点)建设,成效显著。调查显示,截至3月上旬,46个国家级贫困县已建成电商服务中心,占国家级贫困县总数的92%35%的贫困村已经建成电商服务站,27%的贫困村有物流配送站点;118个深度贫困村中已经建成电商服务点,覆盖率达到24.5%,县、镇、村三级电商和物流服务体系已经初步建成。

二、互联网+为农业发展提供重大机遇

1、农产品销售额屡创新高

电商和物流服务体系的逐步完善,带动农产品网络销售规模不断扩大,有效的拓宽了农村居民的增收渠道。2017年,全省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29.13亿元,同比增长51.5%;农产品网络零售额53.95亿元,同比增长80.3%;通过农村电商企业带动实现增收的贫困户超过2.5万户。洛市已经在七个县区建成了农村电商服务中心,京东特产馆也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2017年农产品线上销售额达4.63亿元,比上年增长1.63倍。榆林市2017年通过自建平台和第三方平台销售商品金额近10.6亿元,带动农村就业人员2264余人,带动贫困人员电商创业492人;仅2017年“双十一”当天,榆林市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绿豆、小米、枣夹核桃、南瓜子等本地农产品的销售总额就达到4201万元。铜川市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2017年樱桃销售季节,在京东网成功推出“五朵樱花”铜川大樱桃众筹项目,共筹集资金10167万元,打破了京东生鲜农产品的众筹记录。临潼区某服务站平均每天销售挂面300斤以上,其中60%的销售通过平台交易;某电商服务站月销售红薯1000吨以上,带动了当地红薯产业的发展;某村中心站负责人表示,近两年来,全村80%的猕猴桃都是通过网络销售,售价比两年前高出25%,亩均收入达到2万元,极大的提高了果农的种植积极性。

2、智慧科技向农业生产领域延伸

“互联网+农业”不仅拓宽了传统农产品的销售渠道,而且已经渗透到农业生产管理领域,通过现代科技实现对农业生产全要素管理。宜君县某大棚蔬菜基地成功引进了一套物联智能系统,该系统通过互联网对大棚蔬菜实施全天候监控、监测,利用实时图像与视频的有机结合,对土壤的水、肥和蔬菜的温度、长势等要素进行监控,针对监控结果实行有针对性的管理操作,把“科技+农业+互联网”三者有机结合起来,使农业生产现代化水平显著提升。商洛市正在积极构建全市统一的农业大数据服务平台,推广智慧农业云平台,通过网络化管理,为基层农技推广人员、农业专家、种植养殖大户、农户随时随地提供高效的信息化服务,助力解决农技推广“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3、农企质量把关日益严格

“互联网+农业”将传统的农产品与现代的互联网科技嫁接,开放、快速的传播特性,倒逼着农产品企业必须严格把控好生产质量、流通效率等各个环节,才能在现代化的电子商业模式中取得成功。

铜川市某养鸡协会于20179月开始推广乳酸菌鸡蛋。为了确保产品顺利销售,该协会采取了多项质量控制措施:一是只销售3天之内生产的新鲜鸡蛋;二是保证接单当天发货;三是手工挑选精品鸡蛋装箱;四是采用珍珠棉等包装材料,确保运输全程无破损无挤压;五是通过邮政绿色专线运输,快捷、安全、费用低。严格的质量控制措施使该品牌乳酸菌鸡蛋销售额逐步提升,20179-12月,该品牌乳酸菌鸡蛋的互联网销售额超过40万元,占线上线下销售总额的20%,产品远销北京、江苏、广东等地区。

清涧县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为了提升小杂粮产业和绿色养殖产业的网络销售业绩,在种植、养殖的不同阶段,有针对性的安排教授团队指导、细分小分队走进田园指导监督等措施,严格把控农产品生产质量;同时加大销售力度,在珠海、深圳、无锡、厦门、西安等多个城市建立分公司或办事处,以此做到农产品从田间地头到餐桌全覆盖、全方位,助力企业可持续发展。

4、农产品品牌价值不断提升

在“互联网+农业”发展过程中,各地积极利用电商平台,开辟拓展农产品销售渠道,着力打造农产品地域名牌,涌现出了岐山擀面皮、临潼石榴、秦岭木耳、铜川苹果等一批有质量、有内涵、有口碑的农产品特色品牌。榆林市米脂县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功打造了“桃花峁小米”品牌,并通过“互联网+订单农业”模式,在桃镇、印斗镇等19个贫困村建立了8000亩谷子生产示范基地,与当地821户贫困户签订了协议,仅基地谷子种植一项收入,种植户户均年增收可达1200多元,有效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切实为农民解决农产品“卖难”问题。清涧县培育了县域公共品牌——“塬上清涧”,以及“西部粮仓”、“路遥故里”等一批影响力较大的农特产品企业品牌。在保障产品质量的基础上,清涧电商深挖当地的历史、人文背景,访问种植户、加工户,了解种植、加工过程中发生的要闻趣事,提炼出反映产品功能特点或历史人文内涵的内容,以能打动目标消费者的品牌名、广告语、品牌故事呈现等形式,加大力气挖掘地域农产品的文化价值,有效提升了“互联网+产业+销售”的贸易规模和水平。据调查,清涧某电商公司与贫困户签订了5110亩的杂粮种植协议,带动261户、640名贫困人口就业增收;清涧某本土平台惠民公司在上线一个月的时间内售出商品12.3万件;某品牌在上线后的短短8个月时间内,销售额就突破200万元,为推动全县脱贫攻坚实现追赶超越提供了强大的“源动力”。

三、存在问题

1、农民互联网经济意识薄弱

调查显示,目前陕西各地农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且在农村从事农业劳动的主要为中老年农民,能够独立上网的人数较少,绝大多数农民不懂电商经营的相关知识,运用“互联网+”经营农业的意识也十分薄弱。2017年,在榆林市农村人口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农民占全体人数的90%,基本不具备开展农业电商经营的能力。宜君县农村调查反映,年轻人普遍外出打工,留在村里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年龄都在50岁以上,文化程度低,连手机上网都不会。部分农户反映,互联网是高科技,不了解所以不愿意接触。西安市长安区农民反映,多年来已经习惯了传统的面对面交易方式,对网上交易感到陌生,且存在不信任感。目前长安区的涉农电商主要是由新农人或新进农业领域的少数企业在做,规模较小且分散,没有凝聚力。

2、农村电商人才缺乏

调查显示,由于农村地区条件艰苦、收入不高,具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在就业时更倾向于留在城市,农村始终存在“招不来人,留不住人”的问题。在村的基层干部、农民也普遍缺乏互联网的应用能力,人才的匮乏成为制约“互联网+农业”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汉中市近年来一直在强化电商类技术性人才的培养,但由于培训的主要对象集中在贫困户,培训内容以互联网的初级使用技能为主,始终无法培养出专业技能强的电商人才,技术性人才缺口依然较大。

3、快递服务水平亟待提升

一是在途保鲜仍存困难。新鲜水果在陕西网络销售的农产品中占有较大比重,果品的保鲜状况受运送时间、储存条件等影响较大。西安市某葡萄专业合作社反映,他们种植的葡萄品质很好,受到广东客商的青睐,但是快递到广东需要2-3天时间,途中损耗较大,果品质量难以保障,对产品销售造成了一定影响。铜川市某果业农民合作社反映,他们生产的鲜桃、樱桃主要采取邮政空运的方式销向省外,个别果品在途中会有挤压损坏的现象;此外,邮政快递不能上门收件,给发货效率造成了一定影响。二是快递成本仍然偏高。西安市临潼区部分电商企业反映,临潼区农产品的快递价格为每5公斤13-20元,高于我国南方城市及陕西省内部分地区,大约相当于公司利润的10%汉中市某企业反映,他们生产的乌鸡在线上的销售价格为168-198/只,由于乌鸡属于生鲜食品,只能选择顺丰快递运送,快递协议价格为40/只,快递费用占销售价的20%-24%,企业利润受损严重。

4、产品附加值有待进一步发掘

调查显示,陕西通过互联网销售的部分农产品,存在品牌不响、包装不精、营销不强的问题,产品的附加价值不高,影响了电商企业的发展壮大。西安市油坊的制油工艺属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西安地区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但是由于产品包装简陋,又缺乏必要的营销宣传,在网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没有竞争优势。汉中市某电商企业反映,目前汉中的电商发展主要集中在电商企业及物流建设方面,对农产品的加工、包装,以及相应的电商服务业等配套设施的建设相对匮乏,影响了产品价值的发挥。由于汉中市目前没有配套的精装设备,该企业只能对生产的农产品进行简单包装后上市销售,影响了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