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产业转型升级是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本文在阐述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发展状况的基础上,通过产业结构超前系数、More结构变化值和产业结构年均变动值等指标考察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和速度,并利用面板数据模型,分析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因素。研究发现,陕西资源型城市普遍呈现第二产业超前发展,第一、三产业发展滞后现象,但分阶段看,第二产业发展超前的趋势有所放缓,第三产业发展滞后状况逐步改善。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整体较快,转型速度快于全省平均水平。在影响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因素中,劳动力和资本要素投入、产业政策呈现显著正向影响,消费需求和对外开放呈现负向影响。促进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需从提升劳动力素质、加大资金扶持、发挥政府指导协调、重视科技创新四方面入手。

 

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是一个全球性难题,陕西作为资源大省,其资源型城市发展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经济粗放型增长和资源环境约束的矛盾不断加剧,经营成本上升和创新能力不足制约着经济可持续发展,在此阶段,探讨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进程,分析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因素,对于促进资源型城市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国内外研究简述

早在20世纪30年代,加拿大学者英尼斯(H.A.Innis)发表了《加拿大的毛皮贸易》、《加拿大的原材料生产问题》等论文,被认为首次对资源型城市开展研究。20世纪60年代,加拿大学者卢卡斯(R.A.Lucas)提出了资源型城市发展的四阶段理论,即建设阶段、雇拥阶段、过渡阶段和成熟阶段。20世纪80年代,加拿大学者布莱德伯里(J.H.Bradbury)通过实证研究,对卢卡斯的资源型城市四阶段理论进行了补充,增加了两个阶段,即生产下滑的衰退阶段和城市完全废弃的衰亡阶段。20世纪90年代以后,国外学者的研究方向从资源型城市的发展特征,向经济结构、劳动力结构和国际贸易对资源型城市的影响转变。海特(R.Hayter)、巴恩斯(T.J. Barnes)通过对加拿大资源工业劳动力市场的研究,认为加拿大资源工业已经历了两个劳动力市场分割阶段,形成了二元劳动力市场:中心工作区和边缘工作区。冰岛经济学家索瓦尔多·吉尔法松(Thorvaldur Gylfason)提出,资源型城市依靠自然资源开发产生的高收益聚集了大量财富,导致其低估资本投资和人才投资的价值,影响了产业结构的提升和经济持续发展。此后,国外学者进行了大量相关类似研究,不再赘述。

国内学者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研究始于改革开放后,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转型的相关理论,包括内涵、意义、国际经验等。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课题组(2002)通过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确定了我国5大类118个资源型城市;余际从、李凤(2004)通过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欧盟等国产业成功转型以及前苏联和委内瑞拉资源型城市停滞和衰退的介绍,提出了我国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可供借鉴的做法、经验和教训。二是转型的思路、模式和路径研究。张米尔、武春友(2001)通过分析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的区位、产业、环境、产权、体制、财力、人才等方面的障碍,提出实施制度创新、改善投资环境、加强职业培训等对策。李洪娟(2008)分析了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过程中诸如结构、资金、体制、人才、环境、区位等障碍,确立了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应遵循的原则,提出了转型的路径选择,并提出了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的配套措施;刘语轩(2009)通过对资源理论和资源作用机制进行分析,提出了资源型城市转型的典型路径。三是转型案例的研究,即研究某个特定资源型城市或几个特定城市的转型实践。安树伟、魏后凯(2006)针对东北资源型城市存在问题的严重性以及产业转型的紧迫性,以煤炭、石油、森林等资源型城市为重点,探讨资源型城市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的战略重点,提出国家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的援助政策;丁磊、施祖麟(2000)对太原市资源型经济的特征和面临的问题进行分析,研究太原经济结构现状的形成原因,提出经济转型的初步思路。四是转型影响因素研究。张米尔(2001)分析了区位、体制、资金、人才和结构等5个方面对西部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的影响;陈颖(2012)从制度设计、创新机制和基础设施等3方面分析了对内蒙古资源型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王开盛(2013)分析了资源枯竭程度、资源类型、制造业投资、人力资本、科技创新、对外开放等6个因素对资源型城市产业升级的影响。已有研究成果为本文提供了坚实基础和有益借鉴。

二、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发展态势

根据国务院《关于印发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3-2020年)的通知》文件,陕西共有资源型城市6个,分别为延安、铜川、渭南、咸阳、宝鸡和榆林,其中成长型3个、成熟2个型、衰退型1个,再生型0个,具体见表1

1  陕西省资源型城市分类

城市类型

数量

城市名称

成长型

3

延安、咸阳、榆林

成熟型

2

渭南,宝鸡

衰退型

1

铜川

再生型

0

 

1、经济发展迅速

进入新世纪以来,陕西资源型城市经济发展迅速,人均GDP快速增长。2000-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人均GDP的年均增速都超过10%,其中榆林增长最快,达到14.7%,延安最慢,为11.4%。与全省平均增速12.3%相比,榆林14.7%、铜川12.9%、宝鸡12.8%高于全省平均增速,渭南12.2%、咸阳12.1%、延安11.4%低于全省平均增速。从绝对值看,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榆林市人均GDP最高,达到73453元,渭南市最低,仅为26729元,与榆林市相差2.7倍。与全省平均水平47626元相比,6个资源型城市中,仅有榆林,延安超过全省平均水平,宝鸡、咸阳、铜川、渭南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见表2)。

2    陕西资源型城市人均GDP         单位:元

资源型城市

2000

2015

年均增速(%)

延安

6690

53908

11.4

咸阳

4980

43365

12.1

榆林

3264

73453

14.7

渭南

3149

26729

12.2

宝鸡

5425

47565

12.8

铜川

4171

36322

12.9

全省

4968

47626

12.3

 

2、产业结构不尽合理

第二产业比重偏大,第三产业发展滞后是资源型城市的通病,陕西资源型城市也不例外。由于能源化工产业迅速增长,第二产业所占比重不断上升,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第二产业所占比重超过60%3个:宝鸡、榆林、延安,比重在50-60%的有2个:咸阳、铜川,比重低于50%的只有渭南,而全省平均水平为50.4%6个资源型城市中,有5个城市的第二产业所占比重较2000年提高超过10个百分点,其中榆林提高了16.7个百分点。受第二产业快速增长的影响,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持续缩小,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第三产业所占比重最大的是渭南,为36.3%,最小是宝鸡,为26.9%,而全省平均水平为40.7%2000-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有5个城市的第三产业所占比重下降,仅有延安上升5.2个百分点,其中下降较为明显的宝鸡和榆林,分别下降9.99.2个百分点。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发展均呈现“二产比重偏大,三产发展滞后”的结构性失衡态势。

3  资源型城市三次产业所占比重         单位:%

资源型城市

第一产业

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

2000

2015

2000

2015

2000

2015

延安

14.6

9.3

60.2

60.5

25.1

30.3

咸阳

22.4

15.3

43.6

57.2

34.0

27.6

榆林

13.3

5.8

44.4

61.1

42.3

33.1

渭南

22.6

15.0

36.5

48.8

40.9

36.3

宝鸡

12.9

9.2

50.3

63.9

36.8

26.9

铜川

11.6

7.4

44.9

55.4

43.4

37.1

全省

14.3

8.9

43.3

50.4

42.3

40.7

 

3、就业结构仍需优化

随着经济发展,陕西资源型城市就业人口逐步从第一产业向第二、第三产业转移,就业结构持续优化。从表4可知,2000-2011年,6个资源型城市第一产业就业比重平均下降12.8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平均上升5.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平均上升8.1个百分点。就业结构有所优化,但与全省平均水平相比,2011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仍有4个城市的第一产业就业比重高于全省,5个城市的第二产业就业比重低于全省,4个城市的第三产业就业比重低于全省,表明资源型城市第一产业就业比重偏大,第二、三产业就业比重偏小,就业结构仍需进一步优化。

4   资源型城市三次产业就业人数所占比重     单位:%

资源型城市

第一产业

第二产业

第三产业

2000

2011

2000

2011

2000

2011

延安

57.5

45.9

11

15.3

31.4

38.8

咸阳

62.2

51.6

18.3

24.0

19.6

24.4

榆林

63

44.2

11.9

24.5

25.2

31.2

渭南

71.5

53.5

12.9

15.3

15.5

31.4

宝鸡

46.2

34.2

25.0

38.1

28.8

27.7

铜川

43.7

37.9

31.1

24.9

25.2

40.6

全省

55.7

40

16.5

28.4

27.8

31.6

 

三、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测度

1、产业转型升级方向测度

经济发展过程中,产业转型升级总是沿着一定的方向,即从较低层次、低附加值的产业向较高层次、高附加值的产业转变。学者们常用产业结构超前系数来测度产业升级方向,产业结构超前系数是测定某一产业结构增长相对于经济系统平均增长趋势的超前程度,计算公式为:

其中,Ei表示第i部门的结构超前系数,ai表示第i部门报告期所占份额与基期所占份额之比,Rt表示同期经济系统平均增长率。Ei大于1,表示第i产业超前发展,所占份额出现上升趋势,Ei小于1,表示第i产业发展相对滞后,所占份额出现下降趋势。

根据产业结构超前系数公式,计算出时间T2000-2015年)陕西资源型城市三次产业结构超前系数,为观察超前系数变动趋势,本文将时间T2000-2015年)划分为T12000-2007年)和T22008-2015年)两个时段,分别进行计算,结果见表5

5 产业结构超前系数

资源型城市

三次产业

T1

T2

T

延安

一产

-2.38

7.51

-2.03

二产

2.67

-2.80

1.03

三产

-1.02

15.23

2.68

咸阳

一产

0.17

-0.89

-1.61

二产

1.55

2.24

3.54

三产

0.84

0.17

-0.55

榆林

一产

-1.73

1.27

-2.43

二产

3.11

-0.15

3.29

三产

-0.36

3.90

-0.32

渭南

一产

-0.99

-0.20

-1.85

二产

3.09

1.69

3.83

三产

0.24

0.71

0.05

宝鸡

一产

-0.54

-0.53

-1.33

二产

2.57

1.47

3.21

三产

-0.61

0.57

-1.21

铜川

一产

-1.87

0.94

-2.02

二产

3.27

0.22

2.94

三产

-0.58

2.46

-0.20

全省

一产

-1.22

-0.38

-2.03

二产

2.55

0.55

2.29

三产

0.17

2.02

0.71

 

一是第二产业发展超前。根据表5的产业结构超前系数,2000-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第二产业的系数全部大于1,其中渭南系数最大,达到3.83,延安系数最小,为1.03。除延安外,其余5个城市第二产业的系数均大于全省平均水平2.29。表明陕西资源型城市的第二产业均超前发展,且超前程度高于全省平均水平,陕西资源型城市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第二产业依然是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

分阶段看,第二产业发展超前的趋势有所放缓。与T1相比,T2阶段的6个资源型城市中,除咸阳第二产业系数上升外,其余5个城市的系数均有所下降,其中延安、榆林、铜川3市从发展超前降至发展滞后,全省平均水平亦是如此,表明随着经济发展,第二产业发展逐步放缓,比重呈下降趋势。

二是第一、三产业发展滞后。2000-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第一产业系数在-2.43-1.33之间,全省平均水平为-2.03,均小于1。从第三产业系数看,6个资源型城市中延安最大,为2.68,其余5个城市的系数均小于1,全省平均水平为0.71。表明陕西资源型城市的第一、三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第一产业滞后程度远大于第三产业,这也符合第一产业比重逐渐缩小,第二产业比重快速上升,第三产业比重逐步上升的产业发展普遍规律。

分阶段看,第三产业的发展滞后状况逐步改善。与T1相比,T2时期6个资源型城市的第三产业系数均有所提升,其中铜川、榆林、延安3市从发展滞后提升至发展超前,全省平均水平由0.17提升至2.02,表明T2时期,第三产业发展迅速,所占比重呈上升趋势,产业结构正逐步优化。第一产业系数也有所提升,但幅度不大,发展依然滞后。

2、产业转型升级速度测度

More结构变化值测定法是运用空间向量的原理,以向量空间中夹角为基础,将产业分为N个部门,构成一组n维向量,把两组向量在两个时期间的夹角,作为象征产业结构变化程度的指标,该指标值即为More结构变化值,计算公式为:

其中M+表示More结构变化值,就是两组向量夹角α的余弦值,wi0表示基期第 i 产业所占比重,wit表示报告期第 i 产业所占比重。n 表示产业部门数。因此,两组向量在两个时期间的夹角α为:

产业结构年均变动值是反映一定时期内产业结构年均变化的绝对值,计算公式为:

式中,k 为产业结构年均变动值,qit为报告期产业 i 所占比重,qi0为基期产业 i 的所占比重,n 为产业门类数,m 为基期与报告期之间的年份数。

根据上述公式,计算出时间T2000-2015年)、T12000-2007年)和T22008-2015年),三个时期的More结构变化值、矢量夹角和产业结构年均变动值,见表6、表7

6   More结构变化值和矢量夹角

资源型城市

more结构变化值

矢量夹角()

T1

T2

T

T1

T2

T

延安

0.974

0.970

0.994

13.1

14.0

6.2

咸阳

0.999

0.992

0.969

2.9

7.2

14.3

榆林

0.945

0.992

0.957

19.1

7.1

16.8

渭南

0.985

0.998

0.970

9.9

3.6

14.0

宝鸡

0.985

0.999

0.971

9.9

2.6

13.7

铜川

0.975

0.996

0.982

12.9

5.3

10.9

全省

0.988

0.997

0.991

9.0

4.2

7.6

 

7    产业结构年均变动值

资源型城市

T1

T2

T

延安

4.2%

3.9%

0.7%

咸阳

0.6%

1.8%

1.7%

榆林

4.7%

1.7%

2.1%

渭南

2.1%

0.8%

1.5%

宝鸡

2.4%

0.7%

1.7%

铜川

3.1%

1.2%

1.3%

全省

2.1%

1.0%

0.9%

 

一是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速度快于全省平均水平。从表6、表7可知,2000-2015年,6个资源型城市中,榆林产业转型速度最快,矢量夹角为16.8度,产业结构年均变动率为2.1%;延安产业转型速度最慢,矢量夹角为6.2度,结构年均变动率仅为0.7%6个资源型城市中,仅有延安转型速度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矢量夹角7.6度,结构年均变动率0.9%)。从整体上看,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速度较快。

二是分阶段看,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速度有所放缓。与T1相比,T2阶段6个资源型城市中,有4个城市矢量夹角下降,有5个城市产业结构年均变动率下降,其中榆林下降幅度最大,矢量夹角下降12度,产业结构年均变动率下降3个百分点,全省平均水平亦是双双下降。随着产业转型的不断推进,转型速度放缓是资源型城市普遍面临的困境。

四、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因素分析

(一)影响因素及指标选取

1、生产要素投入。产业转型升级最基本的投入就是资本和劳动力,资源型城市产业从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转变,其过程需要大量资本投入和高素质劳动力支撑,两者必不可少。本文选取固定资产投资额和就业人口分别代表资本和劳动力投入。

2、消费需求。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越投资和出口,位居“三大马车”之首,消费需求已成为影响产业结构变动的重要因素。本文选取社会零售商品总额代表消费需求。

3、产业政策。地方政府的产业政策能够对产业转型升级产生直接影响,合理的产业政策会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反之,产业政策制定不当会阻碍产业转型升级。本文选择地方财政支出额代表政府产业政策。

4、科技创新。科学技术创新往往会带来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新模式的到来,能够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和高质量的有效供给,从而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本文选取科教文卫支出额代表科技创新。

5、对外开放。对外开放对产业转型升级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外商直接投资为产业转型提供资金支持;二是对外贸易拉动经济增长,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本文选取外商直接投资和进出口总额代表对外开放。

本文借鉴柯军(2008)的研究,利用产业结构层次系数来度量资源性城市产业转型升级。产业结构层次系数是用来反映产业结构高级化程度,设某区域有n个产业,将这些产业由高层次到低层次加以排列,所得的比重分别记为q(j),则该区域产业结构层次系数为:

该式实际上是对三次产业的比重进行加权求和,W越大,该区域产业结构层次系数越大,表明产业结构高级化水平越高。产业结构层次系数反映了三次产业之间相对结构的变化,包含了产业转型升级的信息。

(二)实证分析及结果

为准确考察各影响因素的动态效应,建立面板数据模型:

 

 

其中,i代表各个资源型城市,t代表时间(2000-2015),Y代表产业结构层次系数,X代表各影响因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就业人口、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地方财政支出额、科教文卫支出额、外商直接投资额和进出口总额),ε代表随机误差。利用F统计检验和Hausman检验,确定模型为个体固定效应模型。通过逐步回归对模型进行估计,剔除不显著的变量(科教文卫支出额、进出口总额),得出以下估计结果(见表8)。

8  模型估计结果

变量

系数

T

P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

0.014

2.588

0.011

就业人口

0.054

3.674

0.001

社会零售品总额

-0.032

-3.096

0.003

地方财政支出

0.011

2.203

0.030

外商直接投资

-0.002

-3.015

0.003

R-Squared: 0.933  Adj. R-Squared: 0.926

F-statistic: 119.3   p-value: 0.000

 

1、生产要素投入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影响显著。根据模型估计结果,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均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有正向影响,其中劳动力的正向影响效果较大。原因在于:一是就业红利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大量就业人口意味着规模经济和分工,能够有效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二是人才是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引领器,人才资源在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三是大量劳动力和资本投资相结合,能够形成强大生产力,是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

2、产业政策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影响显著。根据模型估计结果,地方财政支出对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为正向,影响效果仅次于生产要素投入,表明陕西资源型城市的产业政策是科学合理的,有效促进了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

3、消费需求和对外开放对资源型城市转型升级呈负面影响。模型估计结果可知,社会零售商品总额和外商直接投资的影响均为负向,表明消费需求和对外开放阻碍了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其中消费需求的负向程度较大。资源型城市经济发展大多为投资拉动,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高,制约了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受数据可得性影响,选取的社会零售商品总额仅反映生活消费品的总量,并不能完全反映资源型城市的最终消费需求。资源型城市的外商直接投资额较少,对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有限。

五、结论与建议

本文利用产业结构超前系数、More结构变化值和产业结构年均变化值,对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和速度进行了测度,然后构建面板数据模型,对影响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各个因素进行了考察,得出以下结论:

1、陕西资源型城市普遍呈现第二产业超前发展,第一、三产业发展滞后现象,但分阶段看,第二产业发展超前的趋势有所放缓,第三产业发展滞后状况逐步改善。

2、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整体较快,转型速度快于全省平均水平,但随着产业转型的逐步推进,转型速度有所放缓。

3、在影响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的因素中,劳动力和资本要素投入、产业政策呈现显著正向影响,影响程度依次下降;消费需求和对外开放呈现负向影响。

综上所述,为促进陕西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一是加强职业培训,提升劳动力素质。产业转型升级,需要与之相适应的劳动力,实现劳动力升级,最简单的方式是对劳动力进行的职业技能培训,增加高素质劳动力的数量;二是加大财政资金支持力度。加大资金扶持力度,全力支持新旧动能转换,促进产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三是充分发挥政府指导协调作用。地方政府要积极发挥指导、协调作用,根据本地区产业发展特点,制定相关产业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适时适度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四是高度重视科技创新。强化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引导和促进各类创新资源聚集,提升公共创新平台建设。

 

参考文献:

[1] 杜传忠、郭树龙. 中国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因素分析[J].广东社会科学,20114):60-66

[2] 高燕. 产业升级的测定及制约因素分析[J].统计研究,20064):47-49

[3] 陈强强、邴 芳、窦学诚、刘瑾雯. 甘肃省产业转型升级测度及其经济效应[J].干旱区地理,20166):1365-1372

[4] 张秀生、陈先勇. 论中国资源型城市产业发展的现状、困境与对策[J].经济评论,20016):96-99

[5] 赵天石. 我国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研究[D].吉林大学博士论文,2016

[6] 王开盛. 我国资源型城市产业转型效果及影响因素研究[D].西北大学博士论文,2013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