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申请退还押金已经超过20个工作日,目前仍未收到退还的押金。”126日,北京市民艾晨敏告诉记者,他是最早的一批注册ofo的用户,押金为99元。超出官方给出的退款承诺期限后,艾晨敏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却始终未有人接听。“尽管钱不算多,但还是凉了用户的心。”近日,不少和艾晨敏一样的消费者反映,自己在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和共享汽车等APP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退押金难题。

 

  这个冬天,共享经济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曾经资本追逐的风口,经历了前期爆发式增长后,各类租赁共享创业企业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一些企业押金退还难的问题逐渐显现。据业内人士统计,短短半年时间,共享经济领域用户押金损失就已达到15亿元,并且维权困难。资本退却,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活下去,是该靠留住用户?还是靠留住用户的钱?

 

  退押金受阻  引发用户焦虑

 

  “退还押金跳转理财页面”“官方声称15个工作日退还”“退款键变灰”……最近,ofo退押金屡出状况。尽管ofo官方一再安抚用户,坚称不存在退款难问题,但实际情况并不如其承诺的乐观。

 

  消费者遭遇退押金难,ofo并不是独一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中消协调查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针对共享单车押金问题,相关部门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共享单车平台对用户收取的押金应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但仍有部分平台的押金未交由第三方机构监管,多数企业平台对此多含糊其辞,相关信息披露严重不足。

 

  除了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处于胶着状态,共享汽车在押金问题上的类似做法,也引发了用户的担忧。“用车前必须交纳押金,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20天后,才可以申请退还租车押金,7个工作日到账。倘若在使用期间有违章,要先等到处理完违章后再退还押金。1500元不算小钱,申请完迟迟退不回来让人着急。”一位togo共享汽车用户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退押金维权群里,每天都有来自不同城市的用户在里面讨论千元押金无法退还的解决方法,但用户打客服投诉电话均未能得到回复。“共享汽车的押金套路与共享单车极为相似,而且共享汽车的押金是共享单车的几倍乃至十几倍,环节也更加复杂,企业逃避拖延的借口更多,退还流程也更为缓慢。”

 

  因资本而起  离资本而衰

 

  “共享单车刚刚兴起之时,给用户带去了极大的便利。用户喜爱,资本争相涌入。资本刺激了企业投身共享单车的热情,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竞争。”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窦樊说。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190家共享经济类企业获得融资,融资金额达1159.5亿元,分布在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11个热门领域中。然而,当2018年将尽之时,随着资本潮退去,共享经济市场正在激烈洗牌,诸多二三线品牌已濒临退场。

 

  实际上,从一开始,共享经济商业模式的成熟度和可持续性就受到质疑。“这种新商业模式不可避免地具有互联网商业‘烧钱圈地’的通病,而且很难找到稳固的盈利模式。有厂商尝试过页面广告,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加之单车破损率高,在维护方面也要投入大量成本,一旦资本退潮,企业资金链断裂,用户的押金就成了‘急救药’。用户想要平台退还押金自然比较困难。”窦樊表示。

 

  国元证券的研究报告印证了窦樊的观点。目前,共享单车的收入主要来自单车单次使用费用和押金所带来的金融收益。但由于共享单车的高损坏率,目前其发展主要还是依靠资本投资。一旦发展遇阻,资本停止烧钱,企业很容易出现触碰押金资金池红线的情况。

 

  “与共享单车一样,共享汽车兼具租赁和互联网两大特点,且汽车是重资产,运营要花费更多的人力。投放与运营成本产生的双重压力,使得投资方对于共享汽车企业的市场生存能力更加持怀疑态度,其盈利也无法得到保障。一些共享汽车企业就是因为难以控制成本,导致资金链断裂,极易丧失继续在市场中生存的资格。”一家共享汽车平台投资人告诉记者。

 

  共享经济下半场如何破题

 

  资本退出之后,谁来填补空缺?这可能是共享经济下半场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显而易见的是,用户的押金并非问题的正确答案。“对于互联网租赁企业,生存之道不是要盯着用户的押金,更重要的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这样资本退出之后,才不至于有釜底抽薪的感觉。”上述共享汽车平台投资人表示。

 

  “对于租赁企业来说,收取押金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了确保消费者不去故意损毁单车,维持运营秩序。而此目的,还可以通过建立消费者信用体系和正向鼓励等多重手段实现,不一定只依赖于押金。”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交通项目部主任刘岱宗说。

 

  “要防止共享经济的异化,警惕那些只为吸引眼球,而无法探索出可持续经营模式的共享经济项目。”熊猫资本合伙人梁维弘认为,共享经济发展已背离共享初衷,不但没有利用闲置资源并使其流动起来,反而提高了交易成本。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共享经济与生活服务O2O助理分析师陈礼腾则认为:“由于市场容量不大,前期资产投入重,分散只会导致共享单车平台集体走向平庸,而资本也没有退路。共享型创业公司想真正走得长远,就要回到正确的商业模式和轨道上来。”


新浪网 | 中新网 | 国家统计局 | 中国信息报 | 陕西日报 | 陕西政府网陕西统计局| 西部网 | 华商网古城热线西安调查队 |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    联系我们    陕ICP备10203557号
地址:西安市省政府大院30#楼 (710006) 
  网站标识码bm36000054